《宋尚節傳》十八
十八.榮膺博士及其後(1926)

在得到碩士以後,在化學實驗室繼續研究了一年零九個月,尚節讀完了博士的功課。論文題目為“有機鎂化合物的构造及格裡納試劑反應過程”。一九二六年三月,尚節榮受博士學位的一天,禮堂點綴得富麗堂皇,花籃堆起來正像一座錦繡的小山,汽車塞滿了校場,濟濟一堂的來賓都笑臉盈盈對博學高才的宋尚節慶賀。

會場裡雖然喜氣洋洋,可是為喜事中心的宋尚節,卻被一種莫名其妙的憂鬱所侵襲,心裡好像有一種重壓,使他連呼吸都感覺困難。他的朋友川流不息上前向他握手道賀,他只得強作歡笑對他們回禮。

畢業後,宋博士繼續在本校擔任助教。

這時,他的步履逐漸擴充了,雄心越發擴大了。他想把全世界的學問包攬淨盡,於是在他自己的本分以外,進而研究以前不曾十分注意的各科,如哲學,史地,社會,經濟,和微生物學等等。同學們都笑他要做萬像包羅的拉雜博士,他在當時卻是默然接受,因為他當真想做“萬能博士”呢?

那時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工藝化學系教授,想搜集關於化學的文字和言論,就請宋博士幫忙。這當然是不可多得的機會,因為他不但可得優厚的薪金,還可以白白得到許多知識。不久,這位教授又介紹他到俄亥俄州政府的立法機關,去搜集關於化學工廠的法律。在那裡他獲得許多法律知識,也增加了不少經驗。

經驗豐富,見聞益廣,宋博士的氣概也越發膨漲開展。那時他目空一切,自以為宇宙狹小,那裡夠他去活動和追求!

過了半年,大學的化學教授,認為在他手下當種子選手宋尚節博士,是一個可以深造的學者,就想設法為他籌得經費去德國專攻化學。

正在籌畫的時候,宋博士忽然接到祖國一間有名的醫科學院來電,促他回國任該學院的有機化學教授。

這一來他就感到躊躇彷徨了。去德國,可以滿足他名譽心和求知欲。到德國多得知識,多得幾個博士頭銜,回到中國豈非首屈一指?但是愛國心又促他回國,要他在祖國需要人才之際回去服務。

這兩者交戰於心,使宋尚節博士無所適從。後來卻勉強找到一個可以安慰良心的兩全辦法:為祖國而往德國深造,在德國研究一二年後再束裝回國。

這個結論,確然是勉強的。在一個月色如銀的晚上,他忽然想起李白的佳句: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”,就想起祖國明媚的江山來了。但是回頭看見壁上掛著的世界大科學家的玉照,他心裡又感出“到柏林去”的口號。

在為名為利而盤算不定的時候,忽然有一陣清晰的悠揚的聲浪,淹入他的心裡:“你就賺得全世界,賠上自己的生命,有什麼益處呢?”

聞聲之下,他就張目四顧,房中卻寂無一人。他才知道是 神警告的聲音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