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十七
十七.一面交際一面研究(1924-1926)

除了國際學生會之外,尚節還有教會的活動,每星期至少有一二次被請到各教會去主領少年會,勉勵會等,汽車接送往返,忙得不亦樂乎。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差不多三年,在這三年之內,統計到過一百多個禮拜堂領會。

一到聖誕節,他更忙得不可開交。他提議向同學募捐,購辦禮物,扮作聖誕老人,然後把禮物送給孤兒院的二三百孤兒。此外還每年捐助二三百元美金補充基金。

那裡有一個美以美會,請他作本區的傳道人,他引為榮幸,很高興答應了下來。他雖喜歡作靈工,總覺得不傳道就於心不安。自然,這時期的講道,他認為還是靠口才,憑學理,有時甚至為了出風頭。

除了活動和宗教活動之外,尚節還有一個交際活動。一個盛極一時,在各方面都大露頭角的青年,是不會沒有朋友的。那時的男女同學,都以結交尚節為榮。常常分別請他到家裡作上賓,或者請他到戲院裡去看電影。這樣一來,凡是摩登青年的享樂生活,他都一一嘗過了。幸而 神保守他,使他不致卷入浪漫生活的漩渦。

他們的社交生活是要花錢的,但是不成問題,尚節那時的收入倒頗豐裕。第一,他一面讀博士,一面在大學兼任助教;第二,他的優異成績早經中國政府注意,由國庫裡撥一筆官費去津貼他。

這樣,他就過著一年半的熱鬧、闊綽、出風頭的生活。這種生活雖不適於在學問上做工夫,但是他卻有補救的辦法。他常常黎明即起,進化學試驗室去實驗,往往過了中午還沒有離開一步。夜間有時工作至深夜,甚至達旦不止。他社交活動的時間,就是這樣抽出來的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