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十六
十六.活躍時代開始(1924)

暑假一過,尚節健康已復,精神活潑,又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活躍。他的生命史就在這時展開熱鬧的一頁。

大學同學有一萬幾千人,來自十三個不同的國家,本來有國際學生會的組織,因為一向沒有人負責主持其事,致會務無形停頓。

開學不久,該會公推尚節做會長。在他看來,這會的會員,都像死人一般,要使會務有起色,真是談何容易。但他用分工合作辦法來喚起會員的興趣,使每人都有機會為會服務,使他們由此意識到這是每個人都有份的會。

尚節先召集會員中好音樂的,用各國自己的樂器來演奏。練習不久以後,該會就定期舉行音樂會,發售低廉門券。嗜好音樂的美國人爭先購票,一元至五元的門券都賣完了。

結束後,統計售券所得在千餘元以上,除去音樂會的開銷,剩下來的悉數充當國際學生免利借款基本金。這一來,報紙大吹特吹,國際學生會也就此名聞遐邇了。

不外以後,尚節又邀請女同學會員到會裡幫忙,調理烹飪,使各國風味全備,凡來用膳者可以隨意所欲,又可借此聯絡友誼交換知識。這樣一個迎合青年心理的事業,當然可以蓬勃發達,使國際學生會增加經費收入。

國際學生會的事務雖然繁忙,尚節卻沒有因此疏忽功課。在研究九個月之後,經過嚴格的考試,終於在一九二四年六月得到碩士學位。更因為他成績優異,科學會又頒給他金鑰一枚───一個難得的榮譽。此後他又研究物理,發明一種花露水,科學館給他一面獎牌,學校送他年金三百,中國政府給四百八十元,什麼都有了,他還不足,天未亮起來研究毒氣和催淚彈。

但是尚節並不以此為滿足。他說:“在我血液循環沒有停止以前,我的心不會有學欲飽足的一天。”得了學士想碩士,得了碩士以後,又要引頸長望博士學位了。

可是從碩士跨上博士,要經過一種第二語文資格的檢查。這資格就是諳熟德文和法文,否則便無資格入博士科深造,讀科學的,該通過德文考試。

尚節對於法文曾在大學時代下過一番苦工夫,可是德文卻所知有限。他於是發奮自修德文,自己孤單一個人在宿舍苦讀二個月,好像已有些懂得德文的化學書本,就鼓起勇氣去報名投考。

教授當然沒有工夫去詳細調查他的德文程度,只照老規矩發一厚冊德文化學書給他,叫他把某部分譯成英文譯好以後,向教授繳卷。教授看了,笑逐眼開,對他說了許多好話,認為他譯得細膩貼切,相信他對德文必花了好幾年的心血。尚節自然暗暗覺得好笑,正所謂“啞子吃餛飩,心裡有數目。”

資格已合,他就進博士科研究,終日在化學室裡忙碌,但一有餘暇,他還以國際學生會的活動為樂。

那時在美國的種族歧見甚深,大學裡面的黑白兩種同學,就沒有攜手同遊促膝談心這回事。尚節對此事感到不平,想在他自己的範圍內做起,在國際學生會裡實施一個小小的計劃,去消滅種族的界限。

這計劃的實施,是請男女同學用各國的烹飪法,來預備各種不同的飲食,然後邀請在校的黑白兩種同學來聚餐,每客只收餐費五角,只有黑同學可以免費白吃,因為他們生活較為困苦。聚餐時,餐桌排成英文“愛”字,有女同學做招待員。入席時,他們請黑白兩種同學一個間一個的坐著。

聚餐以後就是演講。尚節所講的是基督的博愛和互助精神,講詞已染上頗濃厚的新神學色彩,他後來說,他自己“已流入似是而非的宗教生活”,“已中了社會福音和毒矢”了。

可是,這個聚餐會還是成功的。跟著就倡辦了一個“種族交誼會”,每月照樣聚餐一次,以消除黑白同學間的隔膜。這會成立以後,曾邀請名人演講,如龔斯德博士等都曾在那裡演講和列席聚餐。在聚餐時,他們趁機會討論各種關於黑種人生活和待遇改善的問題。這樣一來,經報紙一番鼓吹以後,美國各大學都有這種集會。尚節因為是首創人,一經宣傳出去,使人們都當他是俄亥俄州鼎鼎有名的大學生。

後來報紙繼續大登特登,誇獎尚節。尚節登時十分高興,把那個會擴大起來,更請猶太人參加。這個擴大的組織又推尚節為主席;開大會時,龔斯德博士蒞場演講,他褒獎尚節為一個“大英雄”;把尚節捧得興高採烈,洋洋得意。

更有一次,尚節被推這十三國“學生和平會”主席,開會程序,有音樂和遊藝等等節目;十三國學生群眾鼓掌歡迎他,報紙登載新聞誇耀他,使他更自命不凡。後來論此事時,這位和平領袖說道:

“如今回想過去,一切都像煙消雲散,轉眼成空;因為我日間開大會夜間卻和我哥哥爭鬧打架。唉!這一切都是死人的工作。死人算得什麼呢?”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