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十五
十五.大學畢業以後(1923夏)

1.退修會中見異像

拿到了大學文憑以後,大學生活已告一段落,跟著是事業問題。這裡,尚節的困難,不是無路可走,而是可走的路太多了,不知走那一條好。

第一,明尼蘇達州( Minnesota )的州立大學來信,要他作化學試驗室的助教,每年薪水美金七百元。第二,有人願意每年助他美金一千元去哈佛大學專攻醫科。這個他當時就謝絕了,一因他體弱不能勝任,二因他哥哥還在俄亥俄州,為了要就近照料他,尚節就不願遠往他處。第三,俄亥俄州立大學給他一個碩士學額,還答應他在讀碩士時每年津貼美金三百元。第四,有人知道尚節去美的目的是預備學成歸國傳道,願意資助他入神學院。結果決定進入在哥倫布市( Columbus )的俄亥俄州立大學。

在前程似錦聲名洋溢之際,尚節心裡不知怎的老是忐忑一安,有時還會凄然淚下。究竟為什麼會如此,他自己也莫名其妙。

為求心靈的安慰,尚節就毅然決定邀一位福音隊的隊員赴威斯康辛州日內瓦湖濱( Lake Geneva )參加中西學生夏令退修會。會所離他所住的地方相距數千里,來回車資至少得籌足五六十元,但是動身的那天清早,他口袋裡只有少許錢。他仍決定憑信心去作“借搭”便車旅行( Hitchhiking )。

動身的那天,天氣很熱,他們兩人站在馬路旁邊。向前來的汽車揚手,碰到客氣的車主,便停下來給他們上車。這樣一段一段的,就行了幾百裡路。

在一個溽暑的晚上,他們所“借搭”的汽車把他們放下車來。在時間上,他們已不能繼續前行,可是那裡是一荒僻之鄉,既找不到旅舍可以投宿,又無親友家可以度夜,不但飢腸轆轆,而且天熱口乾,沒有滴水可以止渴。

這樣披星戴月,宿露餐風,過了一夜。次晨尚節就叫醒陶醉在夢中的同伴,再踏上征途。這樣,在飢渴交迫並雙腿發酸中,他們再也不能前行了。尚節拉住他的同伴,說:“朋友,我已力疲氣竭,決定駐足此地等候 神的預備了。”

話剛說完,遠處一輛汽車如飛地駛過來了。他眼望汽車,心中默默禱告,手中揚著手帕。果然,汽車在他們面前停下,汽車主人藹然歡迎他們上車,還允許載他們到芝加哥,不用說,尚節從心坎深處發出謝 神之聲,其歡樂是言語所形容不出的。

上了汽車。他拿出紀念冊來請汽車主人伉儷簽名,在彼此寒喧中才知道他倆都是衛斯理大學的校友,新婚不久,這回駕汽車到芝加哥度蜜月。他倆在報上曾看見關於尚節的新聞,所以見面之下,格外表示親善。到了芝加哥。他倆請他們到一所大旅館略事休息,更宴他們一頓豐盛的大餐,然後握手言別。 從芝城到日內瓦湖距離不遠,只費車資數元,便到了湖濱路的會所。

尚節不遠千里去參加的退修會,所討論的,在他看來,都是一些枝節瑣碎的問題,毫不能滿足他心靈的飢渴,使他由失望而懊惱,心裡越發得不到平安。最後,他只得離開會眾,到湖濱近處的山頂,去祈禱讀經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主耶穌行過的五餅二魚神跡,像一幅美麗的活動圖畫,在尚節面前演出,使他快樂得手舞足蹈。這教訓是這樣的:

這些事物,照人的眼光看來雖是渺小不足道的,但是一到主的手裡,他就可以“無中生有”,更可以“從小變大”了。所以我們在奉獻的事上要踊躍,要勇敢。

最奇妙最主要的教訓還在五餅二魚代表著整個的人。五餅二魚恰好是我們的身子。人的五官,五臟,五指,五趾,不是可以拿五餅來喻解嗎?人的兩眼,兩耳,兩手,兩足,豈不正像兩魚嗎?我們把自己獻給主,就是最好的祭品,主不但不會看輕,反而會用奇妙的能力變化你,使無數的人由你得飽足,使許多飢渴慕義者的心靈由你得安慰。

因此,我們不能把主血價所買來的身體去放縱情欲,去自取敗壞,更不要去向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獻殷勤;因為已獻給主,便是主的僕人,若仍舊討人喜歡,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。(加拉太書一:10)

2. 神治貧病之妙法

散會後,尚節回到俄亥俄州。他的哥哥已入一家工廠工作,他也各處托人找工作。好容易找到一處,可是進廠只一小時,就頭昏發熱,不能支持,只得出廠。診斷的結果,發現他已染了肺病。

肺病的調養要有新鮮空氣的環境。於是一位當地的牧師介紹他去鄉間從事農作。可是尚節的性情,實在不適農事,勉強做了三星期,忍耐不下了,只得出走,還受了東家多閑話。

尚節入校以後,精神頹敗,一切雄心壯志都銷磨殆盡。眼前名利雖仍在引誘他,但他覺得那是騙人的東西。他感悟到人生的一切都是虛偽,只是泡幻,人間沒有一寸隙地可容他插足。那時,他只有再上祈禱之路,因為他覺得這是唯一可走的康莊大道。

在一天不做工便沒有飯吃的環境裡,尚節只得又入一家暑期公寓裡做洗碗的工作。他一天要洗一千多個盤碗,洗到手都腫起來,而且那裡的管事人把他當成一個目不識丁的苦力,還把吃剩的菜飯給他吃,使他覺得寧願挨餓,不願受氣,就忿然辭職了。做了二星期,不曾拿他分文的工資。

不久後,他找到一個很特殊的工作:在馬路兩旁做一名割草小工。在如火之驕陽下,每天做八小時工作,每小時四角半工資。這本來是一件苦事,但尚節對割草感到無窮的興趣,因為這種勞作,可以飽受日光空氣,愈割草,身體就愈健旺。果真為互三星期,肺病竟和他不別而行了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