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十三
十三.下鄉佈道見異像(1922)

雖然貧病交迫,尚節並沒有因此而稍減對學問上的努力。歲月催人,一年容易,第二年的學年考試,又是他名列前茅。一個每天要花一半以上的時間來做苦工的學生,能夠得到這樣優異的成績,在別人看來,是可驚可異的。但是在尚節自己看來,這又是“ 神格外的恩惠”。

除了勤讀苦做之外,在休假日尚節又常組織福音隊,邀同學同道參加,到鄉下去傳佈天國福音。美國鄉村的老百姓,尚節看來,是忠厚,樸實,敬虔的。他們都喜歡聽他的講道,悔改的人數逐次增加,報紙也竭力鼓吹,使過去在興化縣報紙上活躍的宋尚節,現在又在美國英文報紙上嶄然露頭角了。

福音隊到處受人歡迎,各鄉的信徒都盛意招待他們,供給他們的需求也十分周到。他們談吐風雅,語出肺腑,待人接物又全出至誠,使尚節深感人間的溫暖。

有一個家庭,特別給他深刻的印像。一對愛主的夫婦,組織了一個以耶穌居首位的家庭。她是一位彬彬有禮春風滿面的婦人,因為言行芬芳,尚節稱她為“空谷幽蘭”。他是一位忠誠的基督徒,只要和他交談一次,便可知道他遠超出一般沒有生命而徒負盛名的牧師。他們中間有一位宁馨兒,活潑美麗,固不用說;特別引尚節注目的是,每晚臨睡前在小床前邊跑著禱告的神態。

一個愉快的秋高氣爽的感恩節,司密慈邑( Smithville )邀福音隊去佈道,那晚就在一個信主的家庭住宿。尚節在那晚“似夢非夢的看見一個 神妙而奇絕的異像”。他深信這是主有意顯示給他的,將來必逐漸在他生命中實現。

在異像中,尚節游興化東岩山巔。那是他最熟悉的地方,從前差不多沒有一日不上那山巔禱告的。他在山巔了望時,忽然聽見一片凄愴的呼救聲,間著山下潺潺溪聲,使他張眼四望,才發現有人在山腳下溺水呼救。

一發覺有人溺水,尚節奮不顧身,連沖帶跌地下山救人。腳下奇石崛起,四周荊棘叢生,但他仍奮勇奔赴;好容易從崎嶇的石路上,荊棘的包圍中,走到山下,已是渾身鮮血斑斑了。

小溪水逐漸高漲,溪面愈漲愈寬,後來變成一片汪洋大海,海裡沉溺著各種民族,發出凄涼悲慘的呼救聲。在水平線上的尚節,俯瞰海岸相去甚高,海潮還不斷在洶涌澎湃,要想救海中人,誠非易事。那喊聲愈喊愈高,愈不忍卒聽。焦急中尚節迸出一句禱告,說:“ 神呀!我願奉你的使命,得你的臂助,去救起那在波浪中掙扎著千萬人!”

禱告後一剎那,尚節環顧自己卻變了個小孩子,同時又發現是個罪犯全身被金索銀鏈縛著。他仍想走向前去,卻不但寸步難移,而且覺著有人把他向後牽動,使他一步步退後。尚節於是頹然喪志。

忽然,從天邊遠遠飛來一只蒼鷹,卻是一個長方形的十字架,顏色是血一樣鮮紅。十字架上寫著八個大字:“仰望十架,往前奔跑。”

一霎間,十字架翩然飛過他的頭頂,幽雅的聲音,好像武士在高歌勝利之曲。那時他的鎖鏈也一砍而斷,嘩啦啦地落在地上。

恢復了自由,尚節再向前勇往直趨,想找一個善法去拯救海中的可憐人,一不留神,樸通一聲自己已跌在萬丈巨濤的中央。尚節倒也並不心驚膽戰,因為他甘願與眾人一同溺斃,只有命在頃刻之際,呼求 神接收靈魂。

呼求之後,尚節覺得好像腳跟著地,挺身站起,踏在剛才所說那如鷹飛來的十字架上,泊在大海中心,好像一塊磁石,能引一般蕩漾在水裡的人們。凡漂泊到十字架旁邊的人,沒有一個不被吸引上十字架去的;被吸引的人,其鐵鎖鏈沒有一個不斷開的。那十架橫在海上,慢慢的擴大,被吸引的人也漸漸增多,直多到數算不清。

十字架擴充到全海面,終於不再見海水,只見一片紫嫣紅,使尚節歡笑騰躍。忽然號筒聲吹響,十字架面積所在地頓時變為四時皆春的樂園,每個人都盡情歡愉歌唱。

在節奏和諧的樂聲中,好多人過來和尚節握手,仔細一看,原來都是他的骨肉同胞,或親戚朋友。他快樂得手舞足蹈地跳將起來。這一跳,險些把和他同床共寢的同學司密慈( Smith )一腳踢出床外。

次日,尚節把昨晚所見的異像在講道時講出,很多人聽了受感動。他於是相信這是 神給他的異像,作他終身證道的好資料。他說:“我無論在美國,每講此異像,沒有不使人大受感動的……這異像常在我腦際盤旋,我將永久述說這外富有靈性價值的畫片。”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