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十一
十一.入學前後(1919-1921)

尚節一到美國,才開始有孤寂之感。第一是英語不流利,發音不正確,使他到處碰著困難。第二是在四月找到了俄亥俄州,一問之下,才知道康女士在北京逗留,還未回美,使他覺得舉目無親。

衛斯理大學果然保留著他的免費學額,但他未能立即入學住宿。住在外面需膳宿費每日一元,對於身上只有六元的他當然負擔不起。這時唯一的解決辦法,是找一份工作,但這也不容易:人地生疏,在茫茫人海中,向誰找工作?找什麼工作?

在無可奈何之際,尚節跑去找一位青年會的書記,求他幫忙度過目前的難關。但是因為說英語時辭不達意,被一口回絕了。

在求人不應,無人可求的時候,尚節轉而呼求 神。 神安排他在一家布店受雇,做洗刷地板和抹玻璃窗的工作,每小時得工資一元。這是一件卑微的工作,所以他在當街抹玻璃窗時,總怕給同學們看見。特別是看見女同學經過店門時,便不由他不兩頰漲紅,耳根發熱。

後來他在西屋公司( Westinghouse Co. )做夜工,每小時有四角五分工資。他每夜做工十一小時,每周工作五天半,共得二十七元左右,除去膳宿等費,餘下的就沒多少了。每月僅剩八十元,怎能負擔開學後的開支呢?但他仍繼續不斷禱告,深信 神必能為他有所預備。

在廠內工作的時候,尚節口中常哼些中國調子來解愁消悶,那些黑白種的同工們都傾耳諦聽,樂而忘倦。後來這種短小調傳入經理的耳鼓,經理便邀他作上賓,請他獨唱一支美妙的中國歌。尚節高歌一曲,使經理先生興趣橫生,和他攀談起來,又問及他赴美的目的。尚節於是恭敬地告訴他說,他是一基督徒,他到美國求學的目的,是在學成後歸國傳道。現在因經濟困難,才到他廠中做工自助,以維持開學一年間的膳宿書籍等費。經理先生把他說的話都耐心聽完。

他沉思一下以後,抬起頭把尚節打量一番,就對他說:“我可以把九十三號的制造鍋片的機械給你管理,工資每小時你可得一元左右。可是這部機器危險性很多,常常軋斷工友們的手……”

不等他說完,他已經首肯了。

暑假過去了,尚節統計淨賺六百元,剛夠一學期的費用。和同學比較一下,沒有一人的工資能高於他的。他深信這是 神特別的恩賜,使他可以安心求學。

尚節對主之篤信,還可於如下的事上看出。

開課的一天,他跑去見大學監督,作一個突如其來的請求:他要在未來三年中讀完大學學分。監督聽見這話,挺直身子,搖著頭說:“照你的英文程度,五年後能讀完大學課程,已算萬幸了。”

事實上,考試後尚節名列第一。就天文學一科說,同學裡面有的不及格,有的得零分,只有他“優等列頭牌”,成績使師友們都驚讚。結果是教員們在商議後對他說:“你如果努力求學,則可三年畢業。”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