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八
八.中學時代(1913-1917)

尚節有一個讀書的天性,這天性是他與爸爸共有的。宋牧師只要有一些閑錢,就要到各處去購書買畫。這是尚節所十分贊成的。他常常鼓勵爸爸去訂月刊,訂雜志,買傳記。反對買書的卻是宋師母。她當的是窮家,收入少,孩子多,認為買書是一種奢侈浪費行為。

家裡一間雅致樸素的小藏書樓,是使尚節歡樂的地方,不論是工作畢,或是放學回家,他的影子總在那藏書樓上徘徊。他說讀書是“和一本本的朋友們談心”。他不但誦讀新舊小說,古今名人傳記,甚至婦女的書報,如婦女雜志,婦鐸報等,他也一一閱讀,因此惹起同學的譏笑。但他並不顧忌,只回答他們一句:“我有書必讀。”

尚節在書本子裡沉迷的時候,福州海軍學校登報宣佈考生,宋牧師看見這個廣告就吩咐尚節去信報名投考。此舉表面看來雖似突然,可是宋牧師也許以為海軍學校和其他軍校一樣,是免學宿膳等費的,考取了,可省一筆負擔。

應考的青年很多。考試科目只有體格檢驗和國文兩項。這在尚節看來是很有把握的。他的師長和同學也鼓勵他去投考,認為他必被錄取。但是體格檢驗的結果,尚節被宣告不合格,因為他那時恰好患著莫名其妙的腳腫。體格已不及格,國文考得怎麼好也沒有用了。因此他在考國文的時候也就沒精打採。

考試的結果,他的許多同學中,只錄取了兩名,當時這兩人覺得有無限光榮,可惜人生變幻無常,這兩人都在不久以後相繼陣亡,一腔升官發財的熱望也同歸於盡,這萬不是他們預料所及的。尚節後來回憶此事,便對 神不勝感謝。

落第歸來以後,宋尚節仍然回到原來的中學讀書,照舊做一名書呆子。那時已是民國初年,為了紀念國恥,鼓勵愛國圖強,學校紀念日非常之多,時常停課;可是學校盡管停課,尚節仍照常上課。偌大的課堂,只有他一個人安坐讀書,雖孤獨,倒也安靜。同學們以為他不關心國事,對他冷嘲熱諷,在他身上加上什麼“冷血動物”等等頭銜,在好學勤讀的尚節,倒是毫不在意的。

在中學時代的尚節,在衣冠容貌方面,是毫不整飾的。一來因為他只顧讀書,對身外之事,並不講究。二來,家中經濟能力薄弱,衣著方面,要講究也講究不來。因此在中學三年中,尚節卻始終是“短衫同志,赤腳朋友。”短衫者,因為他穿不起長衫;赤腳者,因為他買不起一雙鞋。

他穿第一件長衫,是在中學畢業那年。他得了第一名,宋牧師為了獎勵他,並為了使他在領文案的時候不失體統,就上街買了一件藍布衣料,叫宋師母趕緊縫好。這就是尚節的大禮服,是他穿上的第一件長衫!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