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七
七.“宋大頭”

宋主恩生下來就有一個比別人大得多的頭,帽店裡的帽子沒有一頂合他戴的。這也不打緊,因為縱有合戴的帽子,宋家也沒有閑錢給他買則子戴啊。最好的辦法是少剪幾次髮,留長子作為護腦之用,這樣就戴上天然的帽子了。

因為他頭大又不剪髮,襯起來頭格外大,同學們就送他一個渾號“大頭”。他起初雖然不願接受,但叫得多了,也就成了習慣,當別人叫他“大頭”時,他也會不期然而然答應了。

“大頭”不但生理上特別,心理上也離奇古怪。這裡有一部分是他父親遺傳,一部分是他所獨具的。宋學連有一種性急症,發作時聲音咆哮如雷,面孔轉為青色,誰都怕看怕聽。敢於碰他的,只有和他一樣脾氣的“大頭”。有時做爸爸的管教他時,打得太過份了,血氣方剛的“大頭”是不甘屈服的。

有一次,為了一件小事,“大頭”觸犯了父親,使他大發脾氣。“大頭”受了一肚子悶氣,就躲在床底下,在那裡藏了多時。家人到處尋找不到,急得魂飛魄散,以為發生了什麼意外。因為在此以前曾有一次在和爸爸嘔氣之後,“大頭”竟想投井自殺!那次雖然是假裝的,目的在恐嚇他父親,但這次也許是當真呢!一直到深夜他從床底爬出來家人才鬆了一口氣。

又一次,他又惹起了爸爸動火,爭鬧一會以後,大頭使勁的用頭向一口大水缸撞去,缸破水流,而大頭竟安然無恙。

有這樣脾氣的“大頭”,捱打當然是常有的事。有一次,宋牧師把他痛打一頓之後,自己就跑進書房裡去。捱了打的“大頭”,為好奇心所驅使,想刺探爸爸進書房究竟做什麼事。他從門縫裡望進去,不料爸爸正在那裡掩面啜泣呢!“大頭”忍不住了,就衝進房裡,問道:“爸爸,你做什麼?我捱打的還沒有哭,為什麼你倒哭起來了?”爸爸說:“這就是父母愛子之心。主愛我們,也是如此!”

在這樣的宗教氣氛之下,雖然偶有打罵,家庭的關係還是和諧的。在春花之晨,秋月之夜,宋牧師總不忘記帶孩子們去流連好山好水,欣賞 神在大自然裡的傑作。年輕的尚節特別喜歡陪父親上山禱告。孩子們就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中長大成人,而留下了終身不能磨滅的印像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