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六
六.小牧師(1912-1913)

一九零九年夏天的奮興會雖已過去,但由它點燃的奮興之火,卻起發熾烈,繼續蔓延信道的人,與日俱增。夏去秋來,冬去春來,年復一年,但見教堂的人數頻添,教堂容積日小。一到主日,四鄉農民,扶老攜幼,成群結隊,抱著敬虔誠懇的心入城禮拜。

本來只容五六百人的禮拜堂,突然要容二三千人,實在是一個困難的問題。而要建築一所可容二三千人的禮拜堂,也不是一蹴可幾的事。惟一解決的辦法,便是把四鄉所有的信徒,按照其距離的遠近,分上午中午下午三次聚會。這樣一來,那些爬山越嶺遠道進城的教友,就都有聽道的機會,不致空跑一場了。

一天分三聚會雖然是個解決的辦法,但在宋學連牧師卻未免太吃力了。好在那時主恩已是十二歲的孩子,已頗能助爸爸一臂之力,實際上居然充了教堂裡的一位臨時執事,能協助應付當時的繁劇了。

一年以後,二三千信徒盼望中的新教堂,已雄壯堂皇的矗立在大眾眼前。新教堂落成以後,宋學連牧師格外勤奮,因為他真切地感覺 神與他同在。社會上一般紳商仕宦,對這間發達的教會,也刮目相看。興化的知縣,在有緊急公事時,也跑來和宋牧師商量了。可是,宋牧師雖然聲譽日隆,家裡還是一貧如洗。

那時,宋主恩已十三歲,在一間舊制(四年制)中學念書,並一面幫爸爸佈道。他的工作,除散發單張,販賣聖經單行本之外,還時時跟著爸爸到四鄉宣講福音。甚至在父親生病或上省城去時,還替他主領夜間的禮拜。在男女老少數百人的視線集中之下。這位十三歲的宋主恩居然能勇氣登台講道,已謔不容易,至於他在講台上能不局促,不慌忙,把事前預備好的講章有條不紊的講出,更是難能可貴了。

每年暑假,更是主恩為主工作的大好機會。縱驕陽似火,他也不畏懼,常在綠蔭或涼棚下,宣講罪人的得救之道。聽眾感動而表示悔改歸主的頗不乏之人,這便給他一種鼓勵,使他越發起勁的幹下去,有時講得汗自額上流下,濕了眉睫,又滲入眼眶,使雙眼腌著咸性汗液,痛得睜不開來。但他不顧這些,只不時把袖子在額上一抹,繼續的講下去,往往講到樂而忘倦,連飯都不想吃。有一個暑假,他在沙塞鄉工作,教將近二百的兒童讀聖經。又有一次他在比高鎮佈道,也有五六十人表示悔改。

主恩講道的興趣那麼濃厚,在他看來,這也是 神的恩典。主在他這麼年輕的時候,便給他這樣一個黃金思想,使他知道以傳道為樂。

因為上述的種種事實。人們便給宋主恩一個綽號:“小牧師”。

這本來是名副其實的稱呼,但是宋尚節博士後來,回憶這事,認為這一階段的活動,只是“糊塗的熱心”,因為它是沒有生命的,盲目的,用意在高舉自己,沽名釣譽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