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二
二.父親的重生與得勝

宋尚節博士在他口述的自傳人的見證裡,津津樂道他幼年從父母那裡受的宗教教育。他父親特別愛談自己重生的經過。那時他年紀還小,還不能領略“重生”二字的真義,可是他卻對這故事感到非常有興趣。

尚節的父親宋學連牧師,十六歲那年就到福建省城進福州神道學校;讀了兩年,不過隨班上課,做一個時間表的奴隸,機械地去追求分數。他沒有熱情,也沒有追求的心,不想在靈程奮進,不想真正認識耶穌基督。這樣就糊裡糊塗地過了兩年的神學院生活。

到了第三年,就是他畢業的學年。在那年的上學期,他還是照舊過日子,不但談不上靈性的長進,就是功課的成績也極平凡。

最後的一個學期,在他平靜的腦海裡,卻被微風吹起了一陣的波瀾。在上約翰福音和羅馬書的時候,他得到聖靈啟示,覺得自己是多罪之身。埋藏在內心深處的黑暗,這時給靈光照亮了。

罪既陳列在目前,總得想法解決,一日不解決,即一日不能得平安。於是他心裡起了一個不可名狀的劇戰,使他坐臥不安。在無可奈何之際,他只得向 神呼求,每天總是一清早起來,在人們還未起床時,便到曠野去祈禱讀經;在晚上也是深更不眠,在人們都入睡以後,求主賜以心靈的快樂和赦罪的平安。

有一天,在一個東方剛魚肚白的黎明,全把有生以來所有的罪過愆尤,一一向主傾吐無遺。赦罪的主,對於憂傷痛悔的人是特別親近的。在這一次,他得到了聖靈而來的生命。這時他十八歲,是一生的轉折點。

他在福州神道學校畢業以後,就回到故鄉───福建興化(莆田縣)鳳跡村───開始佈道的生活。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鄉村生活雖然單調平凡,對於有了靈命的他,卻也逍遙自在。他在農民的心田,辛勤耕鋤,撒種,灌溉,栽杆,收獲,過了五六個年頭。

流水彈指,宋學連已二十五歲,到了燕爾新婚的佳期了。新娘是佛門子弟家庭中的一位千金小姐。她之所以會和一位傳道人結婚,卻是良緣鳳締的。原來他們祖家都不是基督徒,照舊時的習慣指腹成婚。這門親事就這樣成了。

新娘過門以後,確能勤儉持家,克盡婦道。宋學連對她恩愛有加,常在四鄉佈道之暇,挑燈教她讀書識字。經過一番循循善誘之後,這位異教新婦果然受了感化,不久便受洗歸主。可是因為這不過是人的工作,還不是 神的陶冶,她雖然領了洗,而認識不深,愛主的心仍然非常談薄。

新夫婦結婚不到一年,便來了一個“弄瓦之喜”,弟二年跟著又來了一個“弄璋之喜”───這便是後來宋尚節博士的大姊和大哥。一家四口,固然熱鬧得多,可是做爸爸的擔子也一天重似一天了。那時,他的薪金不過是每月五六元,雖說那時生活程度低,這區區之數,實在難於支配。

在一個手上拮据的晚上,宋學連左思右想,翻來覆去,到了午夜還不能入睡。他思想著。裡面似乎有個聲音說:“哦!捱著叫化子一樣的傳道生活,吃了早餐沒有午飯,這麼苦的生涯,難道是一個能吮筆濡墨汁的我消受得了的嗎?我雖不是有名的騷客墨卿,也是個書香子弟,家裡有的是文房四寶,怕拋了這窮飯碗就活不成嗎?”

他得到一個結論:決意辭傳道職,離開窮鄉僻壤,到文士薈萃的城市裡去做報館記者,過漿糊剪刀的生涯,或者鑽進洋學校去做一名教書匠。

可是,魔鬼說話以後,聖靈也跟著說話。聖經的金句,如明燈一般,從他的記憶中映照出來:“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,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。(箴言三:5)他的良心也在責問他:耶穌豈不是給了你赦罪之恩,你雖粉身碎骨都不能報答禮衪於萬一嗎?區區生活上的艱辛,你都不能為衪忍受嗎?你甘願服侍瑪門,作金錢的奴隸嗎?白佔土地而不結生命之果,你將來敢空手見恩主嗎?你不見天空飛鳥,地上的花草,他們不耕不種,也不紡織,主怎樣養活他們,裝扮他們,使飛鳥翱翔在蔚藍的天空,使花草繽紛地裝飾空曠的原野,主的眼睛不是珍視你勝萬物嗎?你算算古今的傳道人,有誰是慘死在窮巷作餓莩的?你要學富有經驗的大衛王,把他的信心作你的榜樣。少壯的獅子還缺食忍餓,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!”

這場心靈上的惡戰,從深夜苦斗到天明。在月影消失,鄰雞唱曉的時候,宋學連清清楚楚聽見天上來的聲音;主耶穌的話,隨晨風吹入他的耳朵:“我的僕人啊,不要怕,有我!你所需要的,我早都知道了。”

東方已明,宋學連披衣起身,開口第一句話,就是向太太訴說昨夜激戰獲勝的經過。

從此以後,他便打消辭意,重振旗鼓,再度傳道。以後,因為有了成聖的經驗,傳道的工作越了做得甘心樂意了。他此後更蒙主重用,工作更著成績,更有效果。他所主持的禮拜堂,一向只有教友二百人。可是翌年便有五六百人,第三年便有千餘人了。

宋牧師不但講道好,文筆也好。他喜歡買書,凡是古本書,只要有錢,沒有不買的,所以家裡藏書約有一萬本之多。他對於藏書也非常珍視,不許人隨便取閱。有一次,尚節不小心把一本書的書皮弄壞了,心裡十分害怕,只希望不給父親發現,但後來終於給他看見,便捱了一頓重打。

因為他文筆好,人們便請他主編一個定期刊物奮興報,城福建全省流很廣。他也喜歡寫日記,每天記事不輟,尚節後來之有天天寫日記的習慣,就是從父親那裡學來的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