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尚節傳》一
一.序

“只有中國人才能夠有中國人的想法,只有中國人才能夠用中國的故事,中國的比喻,和中國的格言去說話,而說得引人入勝。外國人的嘴巴斷斷不能把中國人說服,斷斷不能把中國說成基督的中國……幾千或幾萬個英國人美國人都沒有用,我們要的是千千萬萬的中國人,是千千萬萬個身心口完全奉獻了的中國人。我們要的只是這一種人,而不一定要通儒學者。如果這種人兼有通儒學者的本領,當然是十全十美;可是重要的倒是這種人───有勇氣,有真心,有獻身精神,有獨立氣概的人。是時候了,我們該尋出一個中國的使徒來了。這個中國的使徒應該是一個中國人,而不該是一個外國人。這個中國的使徒會在哪裡出現呢?他會從神學院裡出來麼?他會在眾人意料不及的地方出現,像以前許多其他的 神使者出現一樣嗎?我們不知道。我們只能祈禱他快點來。我們並且祈禱他來的時候,像施洗約翰聲震曠野一樣,要把全國全民都震動起來!”上面的話是英倫教會派到福建的宣教士杜克( Edwin Joshua Dukes )一八八五年說的。這話說了差不多五十年後,中國使徒才在中國出現,在中國曠野發出驚心動魄的喊聲。他是個中國人,是造詣絕高的學者;可是他把學問和生命完全放在主的祭壇上,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什麼。他是大膽,無畏,無偽,無飾的人,除了和主同行以外,便獨來獨往,除了信主靠主以外,便一無倚傍。他就是福建莆田縣鳳跡村的宋尚節。

這位中國使徒,其個性是非常特別的。有如火如荼熱愛靈魂的內心;卻沒有普通基督徒所有的和顏悅色。在外表看來,他不但不修邊幅,並且其貌不揚。他是個飽學之士,在科學上嶄然露頭角;但是他的講道卻只是簡單明白的福音,一點沒有眷戀家庭生活。講道時手舞足蹈大聲疾呼,有時感人使泣,有時又逗人發笑;但是一下講台,便沉默寡言,特喜離群索居,在別人看來幾乎是個乖古孤僻的人。和外國人,特別是外國的宣教士和教授,關係很深;但對外國人毫不客氣,批評起來不留餘地,使許多人都以為他是排外的,疾惡如仇,對於罪攻擊不遺餘力;但是他感人至深的道理卻是主的仁愛。他是天生的一個組織家,有卓越的領導才能;他自己卻不要組織,不設教會,不立宗派,不做領袖。受了許多人的批評;但他卻視為等閑,從來不以身外之毀譽為念。他受了許多人的愛,也受了許多人的憎。這些就是中國大佈道家宋尚節的本色特性,表面上看來是矛盾的,實際上卻毫無圓鑿方柄之處───他是一個優美而和諧的靈魂!

和施洗約翰一樣,宋尚節是在盛年去世的。他在世四十三年,他的工作時間不過是短短的十五年。可是,時間雖短,工作卻不少,工作的成績更不小。在短短的十五年中,他震動了中國和南洋的教會,成千成萬的人因為他而歸依了基督。在許多東亞的國家裡面,中國教會在日軍侵入後仍然能夠屹然獨存,其功不能不歸之於宋尚節。這些教會之所以能靈命不絕,靈力不竭,是他工作辛勞一番以後的成果。在中國各省,在南洋各地,在美國,在英國───在一切有中國人的地方,你只要和中國基督徒一談,便會自然而然談到宋尚節。有許多不信的人是因他的佈道演講而得救的。有許多冷淡退步的基督徒是因他的培靈講道而熱烈了進步了的。尤其是許多教會領袖,本來是掛名的,是“吃教”的,是沒有靈命的,都因他而變為生氣勃勃,靈力充沛,和忠於基督的傳道人了,其影響力和果子,持久延續下去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