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化論,真理或謊言十一
九.超乎萬人之上(雅歌五:10)

與世人相比,主耶穌的榮美也顯明在祂遠超乎萬人、超乎一切蒙恩的人。

1、從生命來看:

 神的心意是將在“道”媕Y的生命賜給人(地上一切生命的奇妙只是那真生命的影子,正如“糧”是主為“真糧”的影子那樣)。這是“萬古之先”的應許(多1:2),而 神應許的主要點即在此(約壹2:25)。這“萬古之先”是指在一切時間之先。

“生命在祂媕Y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”(約1:4)

這堛滿坏糽R”是指那將要賜給人的生命,而這堛滿彤╮足O指“道”,是指子格的 神,表明子在 神格上和父一樣。照來7:16所說,“道”有“不能毀壞之生命”;照來9:14所說,“道”有“永遠的靈”;照約5:26所說,“子”是“在自己有生命”(像父一樣)。這些都是與父相同的,都是子格的 神在 神格堛漕さ瞗C子是藉著這些將自己那從道而成的肉身無瑕無疵的獻給 神,作大祭司而賜人生命。主耶穌--- 神的兒子---成功了永遠的救贖,作大祭司、中保、賜人生命,都是藉著祂 神格的這一切而成就的。子獻上自己而受死,又因父的榮耀而復活,信的人因為與此事實相聯合,而得到永世以來藏在道堶惆漸羶楫漸糽R。這生命是主在成為人並在祂的死和復活婼蝯馱H的,但主在 神格堛漕漱@切,卻不是要賜與人的,人也不能有份於 神格堛漕漱@切。也就是說,主不是來叫人成為 神,主來乃是叫人得生命,成為有主所賜生命的人,與 神性情有份的人。所以,我們得生命乃是“接領祂從死堭o生的生命”(而不是祂 神格的生命),好叫我們也經歷從死人中活過來,從死人中復活---脫離死的狀態、環境,脫離墳墓、裹屍的布(一切罪的約束)。這也就是受浸所表達的。

我們得永生,是從現在起直到永遠,如同希伯來文的「 Ad 」(詩22:26,21:4-6,但12:3“直到永遠”),而不是從亙古到永遠的“永遠”(希伯來文為 OLam ,詩90:2)賽9:6“永在的父”用的是「Ad」,指主耶穌把我們帶進從今直到永遠的永在堙A使我們活著,從今直到永遠。

主是與父同在的,從亙古直到永遠,生命從亙古就在祂的堶情C至於祂是“生命的主”(“主”這個詞, archeaos ,原義是創造者,是起源者,是從“起初” archee 這個詞來的),同“得救的根源”和“信心的創始者”一樣,是有起點的,而這個起點是顯明在 神與人的關係中(來2:10,12:2,徒3:15)。

不論是生命、救恩、信心,它們都是在 神客觀地作成了與這些有關的工作之後,才主觀地臨到人的身上,使人有這些的領受。所以保羅在加3:23中先提到“信還未來之先”,然後在25節才說“但這信既然來到”,這就是指基督來了,“信”的對象(主耶穌)來了,“信”的經歷就有了,“信”的信息就出來了,“信”就得以傳開。因為律法不講信(而是講遵守),所以主是信心的創始者。救恩也是這樣,主來了,人才說救恩來了(路2:30,羅1:16“要救一切相信的人”,在原文是“要將一切信的人帶進救恩”;多2:11,來2:10都是講救恩)。

生命也是這樣。主來了,是生命的主來,是起始者、源頭來了;主復活,是生命的主復活了。從此,人才得到了從子而來、從子而賜的生命,能永遠活著。主自己說:“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”(約10:10)但羊這樣的“得生命”是要經過主這位“好牧人”--- 神兒子---的受死、復活,然後在祂堶戚n賜與人的生命才得以賜與人。因此主又說:“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,仍舊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”(約12:24)生命之賜與人,乃是根據主死而復活的性質賜與人,除此以外,人無法領受到生命;除此性質之生命外,人也領受不到別的生命。在子堶戚n賜與人的生命,是在 神的兒子主耶穌基督的死而復活堙A帶著主耶穌死而復活的性質、能力進到人堶情C賜生命的主就是死而復活的主,這樣,那萬古以先 神已應許要賜給的,在道堶悸漸糽R,就在生命的主堶控a著祂死而復活的性質、能力給我們得著了。生命在祂堶情A是在萬古之先就已成為事實的;主作賜生命的主則是藉著進入時間而作成的。而主 神格的“在自己有生命”,“不能毀壞之生命”,“永遠的靈”則是主 神格上的榮耀,主是藉此而成功救贖,賜下救恩,使人從祂接領生命,也作一個死而復活的人。一旦這樣認識主耶穌之 神格的榮耀,我們就會更篤信祂救恩的奇妙!

2、從形像來看:

(1)、主乃“是 神本體的真像”(來1:3,希臘文是 charakter )。新約只用這一次,原字本為雕刻用具,後用來指高品質的傳神之作的雕塑品,是指那些將內心世界深透地表述出來的作品,英文 character 就由這個字而來。主是 神的兒子,是 神直接的真像,將 神本體的實質、本性等等一切方面,都全面、直接、深透地顯明出來,這是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比、都不能肖似的。這是子與父之間在本體上的最密、最深的神聖關係,我們無法微窺。

(2)、林後4:4和西1:15提到主耶穌是不能看見之“ 神的像” eikon ,可以譯作“肖像”,是具有所表達者的真實性的。肖像可以代表所表達者的同在,實現所表達者的權柄、榮耀和工作。就如貨幣上的肖像,是帶著權威的、具有作用的。聖經中的偶像也用 eikon ,但它僭奪了 神所當得的榮耀、敬拜、事奉和愛。然而,主是“那不能看見之 神的像”(有的中文譯本譯為“形狀”)則是獨一的,因為只有主才是,但又與“真像”不同,是為了人才如此顯出、顯為的,是為了使人藉著祂得以認識 神、得以改變才這樣顯明的。從林後3:16和西3:10看,我們乃是向著這個肖像來改變我們的形像,我們雖然不能成為主所是的這肖像,但我們可以向著這個肖像並根據這個肖像來改變,來更新我們的形像。讓我們再看看聖經中其它的幾處經文:

林後3:18“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,如同在鏡子中觀看主的榮耀,就面向著這同一的肖像,使〔我們〕被改變形像,從榮耀進入榮耀,就好像從主靈〔進入的〕一樣。” 

在上面的直譯經文堙A“在鏡中觀看”為現在式分詞,主格,關身語態,第一人稱,復數,在原文為一個字;“肖像”與上文的“榮耀”相聯(參林後4:6),這堣]可理解為我們面向著這榮耀的肖像;“使〔我們〕被改變形像”為現在式,直說語氣,被動語態;“主”和“靈”都是屬格。另外,在這堙A“主的”、“榮耀”、“同樣的”、“肖像”都是直接受格;“從......”兩次都用的是 apo ,後面所跟著的“榮耀”與“主靈”並列相排,即“ apo 榮耀...... apo 主靈”因此應譯成:“從榮耀進入榮耀,就好像從主靈〔進入的〕一樣。”(與此相似的例子見彼前4:14)。

西3:10“並且穿上了新人,這新人不斷地被更新進到( eis )符合( kata )創造他的主的肖像的真知識。” 

其中“穿上了”是過去分詞,關身語態;“被更新”是現在式分詞,被動語態;“肖像”和“真知識”都是直接受格。

羅8:29“就預先定下這些人作祂兒子肖像之同形像的”。 

其中“定下”在原文是“用界線區劃出來”的意思。“同形像的”是直接受格的形容詞,和合本將其譯成動詞的“效法”,在聚會處的講台上進而被翻作仍是動詞的“模成”,如同一樣東西傾入一固定形狀的容器中,最後變成一模一樣,絲毫不差的形狀。按照原文,這樣的翻譯都不是很準確,容易產生誤導。“同形像的”的希臘原文是 sum - morphous ,是形容詞,因此也應該翻成形容詞。

腓3:21“改變我們這卑賤身體的樣子,向著祂的榮耀的身體,成為同形像的。”其中“改變”( meta - schematisei )是未來式,主動語態,指是主作成這個改變的;“樣子”是 schema ,(見林前7:31, 腓2:8);“同形像的”跟羅8:29相同。

腓3:21跟羅8:29的不同點就在於,前者講的是“樣子”(外形、模樣)的改變,以作為與主榮耀的身體“同形像的”;而羅8:29則是講我們在新造上、內質上作與主的肖像(而主是“ 神的像”)“同形態的”(與西3:10同義)。

主耶穌是 神的像( eikon 肖像,代表 神、顯出 神,是我們可以認識、相信、瞻望的)我們是按照主是 神的肖像這樣一個樣本來“改變形像”,得以成為“同形像的”。 “形像”是我們的情況,“肖像”是主的所是。經上沒有說我們將會達到主的肖像,而是說到我們可以憑著主是 神的肖像這樣一個實際來改變形像。主是太陽,我們今日則是在鏡子中將祂映照、反射(reflection)出來。我們記得司布真的話:我們愛 神,只是 神的愛在我們堶悸漱洉M。

(3)、形像 morphe 的字典意義為:形像(形態),是生命的表達,是一個生機體之特征的外在表現,它有外現的一面也有內在的一面。希臘文舊約七十士譯本用於賽44:13(和合本譯作“體態”),伯4:16(中譯“影像”)和但3:19(中譯“〈臉〉色”),都是指形態的變化。

形像(即“形態學”一詞之字根)既是生機體特征的外在表現,又是生命的表達,因此隨著生命的情況的變化,新造的情況的變化,屬 神的人就會在表現新造生命的形像(形態)上,向著主是 神的肖像而起變化。

羅12:2講悟性的“變化”;林後3:18的“變成”應當譯為“被改變形像”,都是指形態的“變化”( meta morphoo 這個動詞指改變形像的形態變化),加4:19的“成形”是 morphee 這個詞的動詞形式,意思是“使形像化”,是內在的、真實的,不是外在的、瞬間的。

盼望我們一同看見父 神是要高舉祂的兒子,以至於讓祂經過十字架至深的順服,在那婺g受 神對罪和罪人極重的審判、刑罰,使祂的名得以超乎萬名之上。

主耶穌是“ 神的像”,是人所不能比的,我們確是“見過祂的榮光”;到主來時,我們必將進入榮耀,照約17:24所講,我們必將更蒙大恩地“看見”祂的榮耀。我們是因蒙恩而有了祂的生命,祂的靈也居住在我們堶情A我們是進祂的國度和祂的榮耀的人,我們也“得了榮耀”。但相對於主自己的榮耀來說,我們就是在改變、被提之後也還只是“看見”而已。主是當受敬拜、受事奉的,我們永遠是 神和羔羊的敬拜者、事奉者。

主也有祂自己的“形像”( morphee ,腓2:6-7):“ 神的形像”(榮耀、權能,人不能見)和“奴僕的形像”。主雖然取了人的形像,但因祂是 神而人的一位,所以在變化山上,在上十字架之前,主就改變過形像。主復活後以別的形像向門徒顯現,(可16:12,參啟1:12-17)。因著恩典,我們也會不斷地變化,等到見主面時更有極大的變化。我們按照祂是 神的肖像,也看見祂的形像,而變得越過越像祂。至於將來怎樣,我們到那時必全知道。

現在,我們不要忘記主才是唯一的 神的“像”(形狀、肖像)。正如我們不能有主的 神格的一切那樣,我們也絕不能跟主同位格---主是我們的生命,但不是我們的位格;根據前面看過的希臘原文,我們也不是“變成主的形狀”,而是不斷地改變我們的形態(我們有主生命,成為新造的形態),以主是 神的肖像之無比輝煌,來作為我們所映照的對像、光源。這樣我們才懂得祂的超卓,祂的“至高”、祂是“超乎萬人之上”的, 神用喜樂油膏祂“勝過膏祂的同伴”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