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番雅書導讀
舊約小先知書中的一卷。

 

作者

根據一章1節所述,西番雅是在約西亞(主前640-609)作王期間的先知。他的家譜異常詳盡地記載在書中。有些釋經學者認為希西家王(主前715-686)是他祖父的祖父。但在猶太和基督教的傳統中,缺乏支持。書中列出的最後3個名字,很可能是要表明他父親的名字並非「古實人」的意思,從而確定西番雅是一個土生的猶太人。「西番雅」是一個相當普通的名字,意指「主所保護及蔭庇的」,以見證 神保守的能力。

 

寫作年代、緣起和對象

西番雅大約在主前630年作先知,當時尼尼微城還未傾覆(主前612;二13-15)。約西亞的統治,以主前622年為分界,分作兩期。在主前622年,當人把聖殿中異教的物品消除時,發現了律法書,以致加速了約西亞的宗教改革(王下二十二)。西番雅書中所形容的景象(一4-6、8-12,三1-4),是未改革前的情況,至少從他的責備中,可推斷是寫於622年以前。先知信息的對象,是南國猶大,特別是耶路撒冷的統治者及宗教領袖。約西亞王在8歲登基,而西番雅很有可能是在約西亞年幼時作先知的。

學者向來很關注書中預言的真確性。書中第二章(除了二13、14)對外邦的預言,以及三章9至20節的應許,是學者未敢肯定的。雖然外國文獻中與西番雅的歷史記載沒有任何牴觸之處,而且我們又不能絕對否定三章9至20節的真實性,但很可能三章14至20節是附加的預言,用來完結被擄時期及後期所訂定最後的版本。書中有關猶大國的罪和刑罰的部分(現在已應驗了),可作為對叛逆 神的人嚴厲的鑑戒。西番雅書中已應驗的警告性預言,加強了書中的正面意義,堅定新一代屬 神的子民。

 

背景

在政治方面,亞述帝國已向西面伸展,牢牢地控制巴勒斯坦。

在瑪拿西長期的任內(主前696-642),國家完全臣服於亞述。政治上成為亞述的附庸國,也等如宗教上歸附亞述諸神,特別是敬拜天上的萬象(王下二十一5)。西番雅斥責這些罪行(一5),當國家之門向一個外邦宗教敞開,其他的宗教便自然湧入,一旦摒棄敬拜獨一以色列的 神,巴勒斯坦的異教便公然得到接納。因此,正如西番雅所證實(一4),人們公然敬拜迦南地的巴力(王下二十一3)。西番雅斥責那些拜瑪勒堪的人(一5),他們把兒女作祭物獻給亞捫人的神(王上十一7;王下二十三10)。國際間的帝國主義削弱了本土的文化,以致人們追隨外國的風俗,可能還染上了外國的宗教色彩(一8、9)。

約西亞的統治帶來改變,標誌著政治和宗教上的轉捩點。在此期間,亞述東面和北面均出現了紛擾,因而無法鞏固佔領的土地,不能加強西面的勢力,這就促使了約西亞推行改革運動。

他把亞述的重壓拋開,向北伸展勢力至舊北國的領土。從宗教的角度來看,他個人以及國家已完全擺脫盛行於猶大地的各種宗教,他更重新召喚國家單純專一地信服以色列的 神。西番雅書中顯示,至少有一個人與他擁有共同的理想;毫無疑問,他作先知的工作為約西亞日後的改革鋪了路。他與耶利米同期,至少是與耶利米早期同期(耶利米於主前627開始作先知)。

學者曾這樣提出,西番雅的預言,部分原因是由於西古提人的侵略。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描述大約在西番雅作先知的時期,西古提人席捲西亞,甚至南達埃及的邊界。現在甚少人傾向相信希羅多德的故事,並把它與西番雅作先知的工作連在一起。沒有具體的證據可證實西古提人曾作那麼大規模的侵略。

可能正如西番雅所言(例:一17),他是純粹由於神學上的需要而言的。他受 神的啟示,預見由於 神的干預和人的敗落而觸發的一場無法避免的衝突。

 

寫作目的和教導

由於西番雅奉 神的名講預言,他嚴斥猶大地在宗教上所犯的罪,並政府及宗教領袖貪污橫行的現象。他預言國家會衰亡,這也的確見於主前586年。道德和宗教上每況愈下,導致政治上傾覆性的毀滅,席捲整個國家;這次的傾覆就是西番雅所指的「耶和華的日子」,這並不是一個新名詞,而先知也知道聽者聽了,會膽戰心驚。阿摩司已用過這名詞,甚至在他的時代,這詞也甚為通行(摩五18-20)。首次在南國用這名詞的人是以賽亞(賽二6-22,尤見於第12節)。無論是在用詞還是其他方面,西番雅是 神呼召的另一個以賽亞,負責向後人再次申明以賽亞曾經預言的真理。

「耶和華的日子」主要是指在某一時間內,耶和華將決斷地介入世界中,以建立祂的主權。敵對的因素將要被掃一空, 神的敵人---與 神的道德意旨相違背的人---將要公然受罰。這日子是要審判一切不承認 神的主權的人,特別是指外邦人,但也包括犯罪的以色列人。先知強調 神的子民如何受苦,目的是糾正一個普遍的假設:其他國家才是 神審判的唯一對象。

這「日子」也要為向 神忠心的人昭雪,那些為主受欺壓的人,得著復興的保證。西番雅提出這兩方面的論點,把 神的真理傳達給他同時代的人。這是「耶和華忿怒的日子」(一15、18,二2),那時, 神將表露祂對人的罪所作出的反應,不單對其他國家,也包括猶大,就是首都耶路撒冷城(一10-13)和猶大的其他城市(第16節)。

西番雅所痛斥的那些罪行,首推宗教方面。他抨擊外國宗教滲入猶大地,乃基於十誡中的第一條:「除了我以外,你不可有別的 神。」(出二十3)以色列的 神要求人專一敬拜祂。西番雅呼喚以色列重回「古道」,也就是那「善道」(耶六16)。先知更抨擊耶路撒冷的掌權分子,稱他們濫用職權(一8、9); 就是宗教領袖,也未能作出合乎道德的領導(三3、4)。

西番雅揭露了一個基本的罪行,就是驕傲(三11),那是自我中心和自滿的心理狀態。猶大有70年時間理解何謂和平安靜,當然要付上代價。猶大鄰近的國家經歷了軍事的襲擊和破壞,但猶大卻能倖免(第6節)。猶大國的人民一點也不為意 神在護祐他們的生命(一12)。其他宗教似乎更為可取,敬拜以色列 神看來已經落伍(一6,三2)。 神惟有重新建立祂的至高地位和權威。

西番雅的 神是至高的。全世界也臥在以色列 神大能的手中,過去軍事上的失敗是由於衪派遣施行毀壞的工具(三6),祂將要以軍事力量對付猶大(一13),所有國家的命運全在祂手中,驕傲的亞述不久會遭毀滅(二13-15),還有非利士人、亞捫人、摩押人等也同遭此命運(二4-10)。在這方面,西番雅可談論的甚多,而且都是愛國的猶太 聽眾愛聽的。但是,他保留了一個神學上的平衡,就是當審判的日子來到, 神的審判必須是由 神家內的人開始(彼前四17)。這種平衡思想的另一個證據,就是除了猶大以外,其他國家也給賦予正面的角色。在這裡,他重申在以賽亞書二章2至4節所保留的傳統,就是預言普世都將敬拜以色列的 神。

西番雅也有一個正面的信息,要傳達給猶大的人民。從先知的立場來看,拯救的信息並沒有抵銷末日審判的信息,審判會先來到,隨後便是拯救。然而,災難的時期卻是無可避免,先知對「忿怒的日子」作出黯淡的描寫,可以理解為對猶大人民災難性的警告和含蓄的請求,希望他們放棄自滿、犯罪的行徑。

二章3節、三章11至13節清楚顯明,西番雅沒有想及完全的毀滅。他在審判和拯救之間築了一道橋樑,就是餘民的觀念,也是另一個從以賽亞得來的概念(三12、13;參二3)。從西番雅痛斥驕傲自滿一事來看,可料及他看重在至高的 神面前謙卑(二3,三12)。西番雅所指的謙卑,相等於以賽亞所指的信心。要被列入剩餘之民中,另外一個必須的條件,就是秉行公義,順服那位藉著與以色列立約而顯明自己道德意旨的 神(二3)。

西番雅在 神引導下所擔任的角色,明顯就是重新提出已被當代遺忘的真理。西番雅能預見 神如何審判猶大和世界,但他也宣佈永恆的真理,是關乎 神的本性和祂與世界的關係,並 神的子民應負的責任。

西番雅書在新約中的重要性,在於有關耶和華的日子的用語。

很多經文也暗示這方面的信息〔太十三41(番一3);啟六17(番一14),十四5(番三13),十六1(三8)〕。這些迴響強調了西番雅的重要性。他超越了時間的限制。西番雅完整的描繪聖經中的 神是一位介入人類歷史,並建立祂國度的 神。西番雅所描述的景象,就是一連串終結歷史的事件。

 

內容提要

西番雅

一章1節介紹了西番雅,指出當時的歷史背景,最重要的是強調了他如何默想 神的話。

審判

猶大全書第一個主要部分是一章2節至二章3節。它可以分為4部分:2至7節、8至13節、14至18節、二章1至3節。2至7節提及猶大將被包括在全球性的毀滅中(第2、3節,參修訂標準譯本;參三8)。西番雅利用傳統的材料,強調 神的子民絕不會倖免於難,如他們素常以為的(參摩五18-20)。先知以充分的理由,支持他那使人震驚的啟示,這些理由是有關耶路撒冷在宗教上的偏差。作者以反諷的方式用了祭牲的比喻,把猶大描繪成受害者(第7節)。

國家的行政人員及皇室成員犯了罪(一8-13)。人們遵從迷信的風俗(第9節),但沒有人理會 神的基本吩咐:不可偷盜及訛詐取利。西番雅對於敵人在耶路撒冷北面的攻擊,以信心作出回應,又以此作為 神懲罰不誠實商人的例子(參摩八5、6;彌六10、11)。 神在那些被遣往耶路撒冷的軍隊後面,要把人從藏匿的地方連根拔起。那些一直以來忽視 神旨之人(參耶十5),將發現 神介入他們的生活中,而且他們要受到咒詛,手裡所作的將得不到回報(參摩五11)。

接著,先知描繪了那要來的「日子」黯淡的景象,是駭人聽聞、令人毛骨悚然的。先知的說話,刺激那些不想聆聽 神言的傲民,他以沈悶的節奏描繪滅亡審判之事,使他們面對現實。

猶大將要接受 神的震怒而陷入混亂的狀態,他們的財富引來很多華麗的進口貨(第8節),但也不能逃過 神的審判(參路十二15-21)。

先知恰當地以懇求悔改的呼聲,完結他的講章(二1-3)。他既已使聽眾從冷漠的情緒中甦醒過來,便能傳遞那還沒有完全落空的大好消息。人民聚集在聖殿中,表示悔改(參珥一14,二12-17),加上在 神的子民中有以 神的旨意為念,並順服 神的人為他們代求, 神的毀滅或許可以中止(參創十八23-26)。

西番雅小心地運用先知用語中「或者」一詞(珥二14;摩五15;拿三9;參徒八22;提後二25),以此突出了 神的主權,並防止人自以為是。

審判外邦

在書中第二個主要部分中(二4-15),先知描寫 神如何審判外邦。在猶大以西、以東、以南、以北等代表國一一被點名。根據先前部分的上下文來看,這強調耶和華的日子的宇宙性。正如第一部分,第二部分可分為4段:二章4至7節;8至11節;12節;13至15節。

第一段的對象是非利士人。說到迦薩和以革倫兩個城市,先知採用了希伯來預言學中常見的修詞法。兩個名字在發音上均與描述他們結局之詞音近。先知抨擊非利士人為非法的入侵者,他們由革哩底僭越至原來是留給 神子民的應許地。

摩押人和亞捫人由於態度傲慢,而且奪取猶大的地域(二8-11),故此受到先知的抨擊; 神則會幫助那些與祂立約之民。祂這樣做不單因為祂是以色列的 神,更因為祂是萬國的 神,祂以此來彰顯祂的主權(參賽四十五23)。

西番雅書二章12節表面上是關乎古實人的。事實上,所指的是埃及;很久以來(大約主前716-663),埃及是由一系列古實法老統治(參王下十八21,十九9)。埃及為了要得到支持,對抗日漸強盛的瑪代人和巴比倫人,便與正在衰敗的亞述立約。因此,第12節與跟著有關亞述國的經文,有緊密的聯繫。

經文中有大量的篇幅,用以描述猶大的敵人亞述(番二13-15)。猶大在亞述手下長期吃盡苦頭。正如以賽亞書十章13、14節所描繪的,亞述是滿足自我和推崇個人驕傲的典型。

重申審判的信息

最初的兩個主要部分,詳述了審判猶大和鄰國的信息。在第三部分(三1-8),這個雙重的信息以較簡短的形式出現。西番雅抨擊以耶路撒冷既為政治首都,又為宗教中心。作為 神的代表,政府及聖殿的職員身上對他們的職分過於輕率。地方領袖濫用權力,收受賄賂,甚至把政敵殺掉(參王上二十一)。他們不但不是人民的牧者(參結 三十四),反是捕取獵物的野獸(參結二十二25、27)。眾先知誤用恩賜,以圖增加私利(參彌三5;耶二十三4;結二十二28);眾祭司也破壞了聖殿中嚴謹的規條(參結二十二26)。令人更為震驚的,便是在他們面前,有耶和華崇高的標準作為永遠的典範,就是用來顯明及榮耀 神的聖殿中每天的事奉。更甚的是他們忽視歷史的教訓,從來沒有學曉謹慎和敬畏的態度。書中的結論很清晰,在那要來的耶和華的日子,猶大不能逃脫刑罰,而且還要與其他國家一同受苦。

 神的心意

在最後的部分中(三9-20),呈現了 神對猶大和列國的心意,但這一次卻從頗為不同的角度來說。「刑罰」不是 神對子民和各國所定的結局;終極而言, 神的心意是救贖,而不是毀滅(彼後三9)。二章3節中「或者」一詞,已被一個關乎審判後、肯定正面的應許取替。這部分可分為3段:三章9、10節;11至13節;14至20節。9至10節提及各國的回轉,這段值得注意的文字,有 神肯定的保證,展示將來外邦人願意順服以色列的 神。他們願意歸向 神,並非出於人的意願,乃是因著 神的介入。因敬拜外邦偶像而遭玷污的嘴脣,將被潔淨,只用來讚美以色列的 神(第9節「言語」字面的含義是「嘴脣」;參賽六5-7)。從遠處而來的人,在這裡被形容為離開比古實尼羅河再南面的人,他們帶者哀求者的心態到來,就像是分散的猶太人歸家一樣。

 神的子民會以改變了的心,作為記號(三11-13)。到了這個時候,他們在政治和宗教上的驕傲,在 神的面前會被潔除,他們將是一群被潔淨的餘民,謙卑地信靠 神(參賽二11、19)。

他們的信靠將使他們獲得樂園的祝福(參彌四4),結果,以互相信任為基礎的社會生活將得以實現。

最後一段說到將要來臨的歡樂(三14-20)。先知設想自己去到將來(參第16節),那時 神的審判已完結,接著而來那拯救的時刻便要顯露(參賽四十2)。 神的子民在他們那位行使祂至高意旨的主面前,充滿歡欣(參結四十八35)。 神大能的同在和洋溢的喜樂,把恐懼和沮喪消除(參一17),祂的喜樂將要感染祂的子民,以致大眾要歡欣(三14、17)。而且, 神的喜樂就是祂子民的生命因祂慈愛的作為而產生的,奇妙的改變(第17節;參修訂標準譯本「祂會在祂的愛中把你更新」)。在這改變中,必定包括 神替受苦之人昭雪。他們會賦予尊榮的地位,就是作為榮耀之 神可見的代表,最終, 神的權能會透過一群大能的子民顯現出來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