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賽亞書導讀
作者

先知以賽亞,其名字的意思是「耶和華拯救」,在耶路撒冷居住及事奉。由於他與猶大的王不斷有接觸,有些學者相信以賽亞是與皇室有關係,但這卻不能肯定。根據第七和第八章,以賽亞已婚,並且至少有2個兒子,名叫施亞雅述及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。這2個名字表徵著 神要如何對待以色列國。在八章16節所提及的「門徒」,可能曾協助以賽亞的事工,並且可能曾經幫助他記錄以賽亞書。

在以賽亞書六章著名的異象裡描述,他在殿裡見到耶和華的榮光時,他願意照 神所差遣往任何地方去,儘管他會面對強烈的反對(六9、10)。亞哈斯王是特別抗拒以賽亞勸告的人(七4-17),而且大多數的人都嘲笑他的信息(五19,二十八9、10)。然而,在敬畏 神的希西家作王時,以賽亞的事工得蒙賞識,而且在危難的時候,希西家王總會向他尋求指引(三十七1-7、21-35)。

以賽亞通常被認為是有作品傳世的先知中最偉大的一個。他書中的一些段落,展示無與倫比的美妙文筆,並且運用詩歌體裁的優美技巧和修辭方法,又使用豐富多樣的象徵用語。第四十至六十六章包括許多言辭激昂的經文,構成全書瑰麗尊貴的支柱。諷刺的是,許多學者卻認為這些章節是「第二」或「第三」以賽亞的作品,是一些無名作者於以賽亞以後許久,在巴比倫被擄時期所寫的。但是,在舊約的其他先知書卷中,作者的名字都加以保留。而且,對於四十至六十六章這些偉大的預言作者是誰,猶太人竟不知道,實在是很不尋常。

 

寫作年代

由於一至三十九章所記載的大部分事件,都是在以賽亞事奉的時期內發生的,故此,多數的章節可能寫於主前700年或其後左右的時間。主前701年,亞述軍隊被消滅是代表了此書卷前半部的高潮,應驗了十章16、24至34節,以及三十章31至33節的預言。在三十七章38節中,以賽亞提及西拿基立王的死,這是主前681年才發生的事。這就意味著其中一些早期的章節,連同四十至六十六章,可能是在後期以賽亞退休的時期所寫成的。

相差幾十年的時間,有助於解釋書卷中後半部主題的改變。在這些篇章中,以賽亞提到將要發生的事,就是猶太人將於主前550年左右被擄至巴比倫。

 

背景

以賽亞公開事奉的時期,基本上是由主前740年至主前700年之間。這段時間之內,亞述是迅速擴張的國家。在提革拉毘列色三世(主前745-727)的領導下,亞述人移至西面及南面。在主前738年,亞述王更要求大馬色及以色列向他進貢。大概在主前734年,大馬色的利汛及以色列的比加,組織聯盟要背叛亞述。他們嘗試爭取猶大王亞哈斯的支持,但是,亞哈斯拒絕加盟。當大馬色的王及以色列王侵略猶大時(參七1),亞哈斯直接向提革拉毘列色求助(參王下十六7-9)。亞述人立即折返,攻陷了大馬色,並且把北國以色列變為亞述的省份。

在主前732至723年間,傀儡王何細亞統治以色列。可是,當他參與推翻新的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,就被關進監牢裡。撒縵以色奪取了首都撒瑪利亞。終在主前722年,撒瑪利亞被毀,結束了北國的命運。主前722年,撒珥根繼撒縵以色之後作王,他壓制了幾次動亂。在主前711年,撒珥根在一場戰役中,佔據了非利士的城鎮亞實突。這就是以賽亞書二十章1至6節預言的背景。

更重要的是主前705年,西拿基立繼位的時候,發生了廣泛的叛亂。猶大的希西家王停止了他正常的進貢。到了主前701年,西拿基立進攻巴勒斯坦,為要懲罰叛亂的人。這項戰役的細節記錄在以賽亞書三十六及三十七章。經文敘述亞述人在到達耶路撒冷城門要求城中的人徹底投降之前,是如何取奪其他的城市。幾近絕望時,希西家得到以賽亞的鼓勵要倚靠 神。有一晚, 神的使者殺了185,000個亞述軍兵,這無疑是剷除了西拿基立的軍隊(賽三十七36、37)。

為了與亞述的敵人建立友好的關係,希西家將他的財寶展露於巴比倫王的使者面前(三十九1-4)。以賽亞警告他,終有一天,巴比倫的軍隊會征服耶路撒冷,並且將其中的財寶和居民帶走(三十九5-7)。以賽亞不僅預言在主前586至539年被擄到巴比倫(參六11、12),他亦預言以色列會從巴比倫中釋放出來(四十八20)。尼布甲尼撒所領導的迦勒底王國會成為 神的工具,用以審判猶大,但是巴比倫人亦會遭受挫敗。以賽亞書中一個最不平凡的預言是關乎波斯王古列。古列將於主前539年征服巴比倫,並且釋放被俘擄的以色列人(參四十四28,四十五1)。古列聯同瑪代人(參十三17),在派兵攻打巴比倫之前,已贏了幾場重要的戰事。以賽亞稱他是耶和華所膏立的,為要拯救以色列(四十五1-5)。

 

統一性

以賽亞書的統一性受到質疑,主要原因在於書中提及後期的巴比倫及波斯王國的內容。第四十至六十六章突然轉到被擄的時期,即主前550年,差不多是以賽亞死後150年。而且,在這些章節中,耶和華的僕人正擔任一個重要的角色,救贖的君王則淡出。在四十、五十三、五十五及六十章,都有極出色的詩歌式經文,展示了不凡的深度及力量。

雖然有人以這些因素指出以賽亞書並不統一,但事實上已有明顯的證據證明此書的統一。舉例來說,歷史性的插曲(三十六至三十九章)製造了一道橋樑,把一至三十五及四十至六十六章連貫起來。第三十六至三十七章完成亞述的部分,第三十八至三十九章則介紹了巴比倫的資料。連貫的經文大部分都是散文,其他則多是詩體。從語法及風格統一的立場來看,以賽亞喜歡用「以色列的聖者」作為對 神的稱謂。這個稱謂在一至三十九章出現12次,在四十至六十六章出現14次,但是在舊約的其餘書卷中,只出現了4次。在研究五十二章13節至五十三章12節著名的僕人之歌時,發現這段經文與早期的經文有多個關連,特別是第一至六章。那個被鞭傷的僕人(五十三4、5),受到一章5至6節中被責打受傷的國民同樣的懲罰(參五十二13,二12,六1)。

 

神學教導

舊約中的以賽亞書,就如新約裡的羅馬書一樣,都是充滿豐富的神學真理。正如羅馬書一樣,以賽亞書揭露 神的悖逆子民之罪惡,以及祂所預備的救恩。因為 神是以色列的聖者(一4,六3),祂不能忽視罪,而且一定要懲罰那些有罪的人。以色列(五30,四十二25)及其他國家(二11、17、20)都經歷了一段時期的審判,就是那被稱為耶和華的日子。 神在怒中伸手攻擊祂的百姓(參五25)。但最後,祂的憤怒傾倒在巴比倫及其他國家身上(參十三3-5,三十四2)。

隨著亞述及巴比倫之滅亡,耶和華的日子成為喜樂勝利之日(十27,六十一2)。根據以賽亞書六十三章4節,那是「救贖我民之年」。早年,以色列從埃及為奴之地被救贖出來,現今從巴比倫的被擄歸回也帶來同等的喜樂(五十二9,六十一1)。最終的救贖是要藉著基督的死去成就,以賽亞書五十三章運用生動的詞藻來形容主的受苦及受死。在四十九章4節及五十章6至7節,他是作為受苦的僕人;在四十九章6節中,他是作「外邦人的光」的僕人。面對基督再來的盼望,以賽亞預言一個和平及公義的年代。列國將會「將刀打成犁頭」(二4),並且那「和平的君」將要永遠統治他的國(九6、7)。

在整卷書卷中, 神被形容為全能的創造者(四十八13),那掌權者:「坐在高高的寶座上……大君王---萬軍之耶和華」(六1、5)。祂掌管地上的軍隊(十三4),並且按其心意使君王歸於虛無(四十23、24)。在祂的面前,「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」(四十15),與祂相比的偶像都是虛無及沒有能力的(四十一29,四十四6)。祂要向仇敵發怒及向祂的僕人顯出慈愛(六十六14)。

 

內容提要

審判和盼望的信息(一至十二章)

在首章之中,以賽亞指出以色列是悖逆 神的國民。雖然他們定期向 神獻祭,但他們的敬拜是虛偽的,只是用來掩飾其欺壓窮人及無助的人之面具。耶和華勸諭國民要悔改,否則便要面對火的審判。在這序言之後,以賽亞接著在二章1至4節中,形容彌賽亞時代的和平境況。那日子將要臨到,列國要聽耶和華的話及活在和平中。「耶和華殿的山」(即是耶路撒冷)將會被高舉,「萬民都要流歸這山」(2、3節)。然而,此時的以色列及列國都高傲狂妄,與耶和華為敵,祂將要彰顯大能去審判他們。對於以色列, 神的審判會帶來極大的動亂,其中包括失去領導人。至此,這些頑梗不悔的首領會面對死亡或驅逐。第三章的結尾,是公開指摘錫安那些驕傲自負的女子;她們也會受到恥辱。當耶路撒冷的罪被洗淨後,餘下的民會得到「耶和華發生的苗」的統治。祂會保護及蔭庇祂的子民(四2-6)。

在五章1至7節中,以賽亞寫了一首有關以色列的短歌,比喻她是 神的葡萄園。耶和華竭盡所能地灌溉它,盼望它會結出好葡萄。可是,這個葡萄園卻只結壞果子,並且一定要被毀滅。之後,以賽亞6次說出以色列有禍了,又宣告亞述的軍隊會來侵略這地。在以色列離棄 神犯罪的背景下,以賽亞將他被呼召為先知的異象記錄下來(第六章)。他在殿中看到 神那充滿榮光的聖潔,又看見自己的罪惡,以賽亞以為一定會滅亡了。但是,天使以炭沾他的口,肯定他的罪已被赦免,他就積極回應 神的呼召,並不理會被差遣前去的國是硬著頸項的百姓。

在整個以色列中,最頑梗的人就是亞哈斯王。第七章描寫了以賽亞面對這個不敬畏 神的王。當亞哈斯受到大馬色及北國的威脅,他拒絕相信以賽亞所說 神會保護他的諾言。在這情況下,以賽亞給亞哈斯一個兆頭,就是以馬內利的出生(七14)。這「童貞女」最終是指馬利亞,但在最接近的應驗而言,她可能是指以賽亞所要娶的未婚妻(八1-3)。其後,她生了一個兒子名叫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和以馬內利(參八3、8)。那個將會在幾年內出生的孩子,是 神會與猶大同在的兆頭,並且會了結大馬色及撒瑪利亞的威脅。以賽亞警告亞哈斯,倘若他向亞述王求助,終有一天,亞述強大的軍隊也會侵略猶大(參七17-25,八6-8)。亞述所帶來的毀滅,會使猶大陷入饑荒及困苦的時代(八21、22)。

可是,亞述的侵略所帶來的昏暗的日子,並非了無盡期,九章1至5節談及有一段和平及喜樂的時期。其中6至7節提及一個嬰孩將會成為公義的君王,並且永遠掌權。這位「和平的君」就是彌賽亞,那「全能的 神」,其國度已在二章2至4節中提及。

然而,在最近的未來,以色列及猶大會因為他們的罪而受到戰爭的痛苦懲罰。 神對祂的子民發怒,是因為他們驕傲自大,他們的領袖不顧念窮人及有需要的人之呼求。內戰及外來的侵略會摧毀這不幸的國家(九8至十4)。但是,當以色列受了審判後, 神會把祂的手伸向亞述,那就是 神曾用來審判列國的工具。由於亞述屢次戰勝,故此非常驕傲,並且渴望更多的勝利。然而,耶路撒冷將要滅亡時, 神剪除亞述的軍隊,就像砍伐利巴嫩的香柏樹一樣,拯救祂的百姓(十26-34)。

論到擊敗亞述的好消息後,以賽亞描述以色列國的復興及彌賽亞大能的管治(第十一章)。猶太人和外邦人都會被吸引到耶路撒冷,大家同享一個公義和平的年代。正如大衛一樣,當這位彌賽亞要審判惡人及保護有需要的人, 神的靈必住在他身上。以賽亞用了2首短的頌歌來總結這些開首的信息,為要回顧 神過往的拯救,以及祂所應許的祝福(十二1-6)。

關乎列國的聖言(十三至二十三章)

雖然巴比倫並非當時的主要勢力,但以賽亞宣告審判的時候,用了兩章篇幅來描述她的滅亡。巴比倫結果會征服耶路撒冷(在主前605-586之間),但是瑪代人(十三17)及波斯人將會攻取巴比倫(主前539)。不管將來的巴比倫王會有多麼光榮的成就, 神也只能把他們的偉績帶入墳墓裡(十四9-20)。這章的結語,是關乎亞述及非利士的簡短預言。

以色列最長久的敵人之一,就是位於死海東面的摩押人。雖然她只是一個小國,但以賽亞用了兩章的篇幅來描述這些羅得的後裔。第十五章描寫他們的城鎮中,將會充滿極大的哀號。在簡短的序言中(十六1-5),以賽亞呼籲摩押人要歸服於以色列及耶和華他們的 神。之後,他注意到摩押的驕傲會導致他們的滅亡。那時葡萄樹及田地衰殘,受到踐踏,遍地都要哀哭。

在第十七章中,第四段聖言是直接指向大馬色和以法蓮(北國以色列),這可能是反映他們於主前734年,聯盟對抗猶大。這兩個國家會面臨滅亡,以法蓮更被譴責,因為她離棄耶和華她的「救主」和「磐石」(第10節)。

在十八和十九章,以賽亞轉向南面的古實和埃及講話。主前715至633年間,也就是沙巴谷的古實人成為埃及的法老之時,這兩個國家有極密切的連繫。埃及經常陷於分裂,又在亞述王手裡受盡苦害。雖然埃及自視有智慧的領袖,卻要面對經濟及政治上的崩潰(十九5-15)。然而,時候將到,那時埃及人得以復興,並且敬拜以色列的 神。埃及會與亞述及以色列一起,「使地上的人得福」(第24節)。有些人認為這是預言教會時代外邦人得到救恩;但另一些人則將這日子跟千禧年的和平連在一起(參二2-4,十一6-9)。可是,以賽亞不久便宣告亞述會俘擄許多埃及人和古實人(二十1-6)。

有關巴比倫的第二個聖言(參十三1至十四23)是在二十一章。

這次,攻擊她的是以攔和瑪代(第2節),以賽亞看到巴比倫被消滅的慘況時,就甚為驚惶(3、4節)。巴比倫傾覆的時候,世人就會知道她的神是沒有能力的(第10節;參啟十四8,十八2)。

第二十二章譴責耶路撒冷城,放在有關列國的聖言中,雖然看來不大相稱,但正如列國一樣,耶路撒冷是充滿「喧嘩和歡樂」(第2節),並且快要經歷被消滅的恐慌。由於百姓不再倚靠耶和華(第11節),祂會把他們交給敵人。舍伯那是耶路撒冷不忠的例證,他是一個驕傲及崇尚物質的高官,其後被敬畏 神的以利亞敬所取代(15-23節)。

最後的聖言(二十三1-18)是直接指向推羅這城市。推羅抵抗外人的侵略,直到主前332年,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島上的堡壘。推羅滅亡的時候,整個地中海世界的經濟都受到打擊,因為她的船隻把列國的貨品載到遠方各地。

最後的審判和祝福(二十四至二十七章)

這部分是繼十三至二十三章的大結局,預告了 神的審判要臨到列國,並且引進 神國度之始。這個不潔的世界一定要受到懲罰(二十四5、6),甚至撒但的勢力,那「高處的眾軍」(21、22節)也要面對審判。

在第二十五章裡,以賽亞因為 神的勝利而歡呼,並且盼望那吞滅死亡及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的日子來臨(第8節)。象徵以色列世仇的摩押,將會被踐踏(10-12節),但是耶路撒冷會成為義人的堅固城(二十六1-3)。在二十六章7至21節中,以色列祈求這些應許會實現。第20和21節,表示耶和華將會回應他們,把祂的憤怒傾倒在因罪受咒詛的地上及撒但身上(二十七1)。那件事成就以後,以色列將會成為滿有果實的葡萄園,成為全世界的祝福(2-6節;參五1-7)。然而,以色列必須首先忍受戰爭及放逐的日子,然後其剩餘的民才會歸回耶路撒冷。

連串的咒詛(二十八至三十三章)

回到他本身的歷史時代,以賽亞宣告一連串的咒詛,是關乎北國和南國的,其中一個咒詛是指到亞述(三十三章)。第二十八章的開始是描寫北國的首都撒瑪利亞的沒落。第7至10節用同樣的手法描繪猶大的領袖。他們不理會以賽亞的信息,並且遠離 神。審判快要來到,他們的虛假準備(15、18節)將會無濟於事。 神會跟以色列爭戰(21、22節),甚至耶路撒冷也會在祂的圍困之下,直到 神的憐憫臨到為止(二十九1-8)。因為他們虛偽的敬拜,這百姓是該受懲罰的。但是,在將來的日子,以色列會再次承認耶和華,並且身體上及靈性上都得以全備(17-24節)。

第三十及三十一章是責備猶大要與埃及結盟共同抗亞述。 神想祂的百姓信靠祂,而不是仗賴南面那些不可靠的鄰邦。耶和華應許保護耶路撒冷(三十18,三十一5),並且打敗入侵的亞述軍隊(三十31-33,三十一8、9)。沒有人可以在祂大能的劍下站立得住。

接續這積極的說話,在三十二及三十三章裡,以賽亞繼續強調那救贖之王的公義統治。錫安最終會享受和平及安穩(三十二2、17、18,三十三6),這是跟主前八世紀的猶大一顯著的改變。在以賽亞的時代,婦女感到安全(三十二9),可是,亞述的軍隊將會毀滅田地,使遍地充滿哀哭。然而,哀哭很快便會結束,因為以賽亞在三十三章1節宣告亞述所受的咒詛。當以賽亞祈求亞述的滅亡之後(三十三2-9), 神應允會採取行動(10-12節)。敵人的軍兵及長官會被除去,因為耶和華會拯救祂的百姓,並且將公義及安穩帶給他們。

更多的審判和祝福(三十四至三十五章)

這一部分是二十八至三十三章的高潮。在祝福及復興之前,會再次有突變的審判。在第三十四章內,以賽亞提及末世的時候,描述了一個宇宙性的審判。天和地都要承受 神傾倒於列國的憤怒,第4節則成為約翰在啟示錄六章13至14節所形容大災難之基礎。以東(正如二十五10-12的摩押)代表著在耶和華要復仇時,那被祂的刀劍所審判的世界。

另一方面,第三十五章談及喜樂與復興,這是充滿生命力的經文。一個繁花簇放的沙漠,相等於彌賽亞救贖的時代。那是身體及靈魂都得到醫治的特別年代,因為 神會來救贖祂的子民。

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歸回,以及基督的再來都合乎這榮耀的景象。

歷史插曲(三十六至三十九章)

這些篇章是連貫此書卷前後兩部分的關鍵。第三十六及三十七章,記載有關以賽亞對亞述敗亡的預言之應驗。第三十八至三十九章放下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的伏線,以致有第四十至六十六章的歸回之言。在主前701年,亞述的西拿基立王要求耶路撒冷無條件投降。他派遣將領向當時的居民遊說,要他們降服。將領以極具說服力的說話,企圖使耶路撒冷的居民認為降服是最好的方法。奇怪的是,當時的居民竟不害怕,希西家王則請以賽亞為這被困的城市代求。以賽亞應邀而祈求,並且宣佈驕傲的亞述人不會得勝。相反,他們經歷了災難性的毀滅,因為 神的使者消滅了他們軍隊中的185,000人。

第三十八至三十九章記載希西家生命中另一個危機。當時希西家得了重病,奇蹟地, 神治好了他的病,希西家就因為 神的憐憫而讚美祂。當巴比倫王派使者來恭賀希西家康復,他愚昧至將皇室的財寶展示於他們眼前。以賽亞嚴肅地宣告,終有一天,巴比倫的軍隊會攻佔耶路撒冷,踐踏全地,並且奪走這些財寶。

從巴比倫歸回(四十至四十八章)

以色列人終會被擄至巴比倫,但是以賽亞預言這些日子會結束。 神是那無可比擬的大能創造者,祂比任何君王、國家或神靈更偉大,祂會將自己的百姓帶回耶路撒冷,為要使以色列人從被擄中歸回, 神興起波斯王古列(四十一2、25)。耶和華沒有忘記祂的百姓,祂鼓勵他們要振作起來,並要喜樂。

在第四十二章裡,我們認識一位比波斯王古列更顯赫的人物。

第1至7節形容耶和華的僕人,祂將會為列國帶來公義,並且成為「外邦人的光」(第6節)。這僕人就是彌賽亞,祂在加略山上所成就的救贖(參第五十三章),比從巴比倫獲得的釋放更大。根據與這僕人相連的佳音,以賽亞讚美耶和華懲治惡人及拯救那剛愎的百姓。第四十三章宣告沒有任何東西會阻止以色列歸回,並且耶和華不再記念他們的罪孽。事實上,祂會把祂的靈澆灌他們的後裔(四十四3)。

 神遠勝任何一個偶像。在四十四章6至20節,以賽亞用諷刺的文體來表明人手造的偶像是毫無價值的;只有 神才有能力創造及復興,祂會興起古列去釋放被擄的以色列人,並且開始重建耶路撒冷。第四十六及四十七章把以色列的 神與巴比倫的偶像相比。當 神興起古列,巴比倫的偶像並不能拯救其國家,而且那「列國的主母」(四十七5)會跟她的術士和看星宿的人一起滅亡。這部分的最後一章(第四十八章),重申 神定意要藉著祂「所揀選的盟友」,就是波斯的古列,把以色列人從巴比倫釋放出來。

藉耶和華僕人所成就的救恩(四十九至五十七章)

第四十九至五十三章包括了最後3首「僕人之歌」(參四十二1-7),最終以耶和華之僕為世人的罪而死達到頂點(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)。在第二首「僕人之歌」(四十九1-7),以賽亞形容那僕人的呼召及任務。這僕人要成就以色列及列國的救恩時,會面對極大的阻力。第四十九章其餘的經文(8-26節),主要談及 神會如何把以色列從被擄中歸回。不久,這地將要被有能力的群眾所充滿(20、21節),而且外邦人會承認以色列及她的 神(22、23節)。

由於以色列人的罪惡,他們被放逐是完全應該的(五十1-3),但是耶和華之僕所受的苦(4-11節)卻是完全不該受的。第6節所講述的鞭打及侮辱,是預告基督的經歷(參太二十七26、30;可十五19)。在第10及11節,全國受到挑戰,要像那僕人一樣信靠耶和華。事實上,仍然有剩餘的百姓是順服耶和華的(五十一1-8),耶和華也應許將要使他們歸回自己的家鄉。以色列喝了耶和華憤怒的杯(17、22節),然而,被擄歸回的佳音使耶路撒冷的荒場也一同歌唱(五十二7-10)。

但是,最好的佳音是從罪中被拯救出來,最後一首「僕人之歌」(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)說明基督如何使那些被罪捆綁的人得著釋放。在這段經文中,我們知道基督是怎樣忍受被苦(五十三3),甚至祂的外貌損毀(五十二14)。祂「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」(五十三7),但祂死於恥辱的時候,就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。人會以為他是為自己的罪而受苦(第4節),可是,他是「被刺透」以及「為我們的罪孽壓傷」(第5節)。這部分經文的首尾段落(五十二13-15,五十三10-12),說明了因祂所受的苦,僕人得到尊崇。表面看來似是極大的失敗,實在是戰勝了死亡及撒但,並且將救恩帶給眾人。

僕人之死直接帶來的結果,是萬民有極大的喜樂。在第五十四章,這喜樂在耶路撒冷的新地位中反映出來,這城要作為耶和華的妻子。她將有許多後裔,他們並且渴望學習耶和華的教訓(第13節)。在此,第一次出現「耶和華僕人」這個名詞(第17節),顯然是包括所有信徒,無論是猶太人或外邦人(參六十五8、9、13-15)。喜樂和亨通也是第五十五章的特色,這是一個邀請,歡迎人人參與豐盛的屬靈宴會。這裡勸人投靠耶和華,就是那向以色列遵守諾言的 神。第五十六章1至8節記載,外邦人被邀請到耶路撒冷神的「聖山」,因為這殿正是「萬民禱告的殿」(第7節;參太二十一13)。

相信 神的外邦人與不信的猶太人成了強烈的對比,在五十六章9節至五十七章13節,以賽亞再次回到審判的主題。以色列受苦是因為其邪惡的領袖及百姓犯了拜偶像的罪。屬靈的醫治是有的,可是,除非個人肯悔改,否則便不能成為餘民的一分子,從被擄中歸回至應許地得享和平。

至終的祝福和最後的審判(五十八至六十六章)

以賽亞書最後九章的經文強調救贖及榮耀,但是也著重審判的事實。實際上,第五十八及五十九章為到以色列的罪而悲痛。百姓的敬拜是虛偽的,他們自私自利並且不守安息日。謊言、欺壓及謀殺使百姓與 神隔離。當以賽亞公開承認這些罪(五十九12、13),耶和華突然為祂的百姓採取行動。就像一個大能的勇士,祂把那些仍然信祂的餘民,從巴比倫拯救出來,並且帶回耶路撒冷。

在第六十章,耶路撒冷的榮耀及財富達到新的高峰。聖城及聖殿皆裝飾華麗,達到所羅門統治時期的富強。正如列國尊崇所羅門一樣,地上的首領也會幫助和支持回歸的以色列人。事實上,波斯政府曾經不斷幫助猶太人。但這裡所形容的情況,最終會在千禧年時期成就,並且與新耶路撒冷的情況相連(參啟二十一23,二十二5)。「已久的荒場」會被重建(六十一4),耶和華會成就與亞伯拉罕及大衛所立的約(第8節;參創十二1-3;賽五十五3)。耶路撒冷將會是聖民之城,是耶和華救贖之民的城(六十二12),而且是耶和華所喜悅的(第4節)。

為了要成就祂百姓的救贖, 神一定要首先審判那些不義的人。

踐踏酒醡(六十三2、3)形象化地描繪了審判的過程,並且那是與耶和華的日子有關(參十三3,三十四2)。因為 神曾應許為著祂的百姓會介入他們當中,以賽亞便祈求那應許的實現(六十三7至六十四12)。他重申 神過往的信實,以及請求祂再次向祂受苦的百姓施行憐憫。

 神對以賽亞禱告的答覆,記載在第六十五章。 神確實應許把聖地交回祂的僕人。就是敬拜祂並順服祂的人。但對國中那些仍然頑梗悖逆的人, 神許諾的是愁苦與毀滅。 神的眾僕人最大的喜樂,是在那「新天新地」的美景中(17-25節)。這新天新地似乎是千禧年和永恆境界的融和,當中人享受和平、長壽、富貴福樂和其他的恩福(參六十1-22)。

為作一個合宜的總結,第六十六章把救恩和審判的主題連在一起。 神會安慰耶路撒冷,豐富地祝福她,但是罪人卻惹祂的憤怒。那尊重祂的必永遠長存,但那背叛祂的會受到永遠被拒絕的痛苦。  Herbert M. Wolf 參「以色列史」;「以賽亞」;「彌賽亞」;「耶和華的僕人」;「耶穌為童貞女所生」;「預言」;「先知,女先知」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