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斯帖記導讀
舊約書卷,敘述一名猶太婦女嫁給外邦國王後,保護同胞的故事。

 

作者

以斯帖記是一卷佚名作品。九章20節所載「末底改記錄這事」,表示此書若非全部,至少也有一部分是他所寫的。以斯帖記全書沒有 神的聖名出現,可能是基於作者有意叫這卷書成為波斯宮廷記錄的一部分。如果列上 神的聖名,就辦不到了。

本書作者對於波斯宮廷的生活和習俗知道得相當多。因此,末底改可能就是大利烏(主前521-486)和亞哈隨魯(主前485-465)作王時提到的宮廷官員末都卡。

 

寫作年代、緣起和目的

如果亞哈隨魯就是死於主後465年的薛西斯,我們會直覺地贊同此書寫於此後不久。但許多近代學者則贊同較晚的寫作年代。旁經《傳道經》寫於主前180年,曾提到那段時期;書中列出不少猶太英雄,卻沒有包括以斯帖和末底改。有些人認為馬加比時期是寫作本書的年代。又有些人認為它是出自古巴比倫的宗教故事,以斯帖是女神伊施他爾,末底改則是男神瑪爾杜克。聖經完成之後的著作中,最早提到普珥日的,可能是寫於主前75年左右的《馬加比二書》十五章36節。

以斯帖記宣稱所記載的事蹟發生於主前五世紀,以斯帖被選為皇后是故事的中心。如果定為較晚年代作品,本書可視為用來鼓勵處於逼迫時代的猶太人。以斯帖記的一個明確目標是解釋猶太教普珥日的由來(九16-28)。「普珥」一詞或許和亞述文「普羅」一字有關,意思是用來拈鬮的小石子。

 

教導和正典資格

以斯帖記完全沒提及 神,甚至連一點點天意的表示都沒有,這是其主要神學問題,所以引起猶太教和基督教界一些學者質疑其正典資格。但細心觀察,本書有明顯的 神意尺度。舉例來說,四章16節的「禁食」除了不吃食物之外,也暗示禱告;以斯帖的時勢造英雄不是出於偶然,哈曼的失敗也非意外。只是從負面來看,將哈曼眾子問吊的極端措施所反映的集體罪惡觀,可能不合今天的標準(九13、14)。其中所隱含的,也不出 神在逼迫時刻仍保護其約民的主題。以斯帖記成為歷史上猶太人最愛讀的書,正是由於這事實。

不過,儘管其實際含義如此,依然不能免除人們對本書能否歸入聖經正典之一的質疑。以斯帖記出現於猶太正典的第三部分,是彌基錄五個經卷的一部;其搭配是路得記、雅歌、傳道書,和耶利米哀歌。七十士譯本(舊約的希臘文譯本)在以斯帖記中含有額外的107經節,這些增加部分在英文譯本中列為旁經。甚至晚至宗教改教時代,以斯帖記的正典資格仍受質疑,有些現代福音派學者更懷疑其價值。贊成其正典資格者所持的理由是:(1)猶太教和基督教會雙方都接受書中的歷史,以及(2)此書作為教導 神眷顧猶太人的例證是有價值的(參羅九至十一;啟七,十四)。

 

內容提要

以斯帖記描述亞哈隨魯王的帝國疆域。從印度一直延伸到埃提阿伯(一1-9)。帝國的中心設於波斯境內的書珊。皇后瓦實提由於違抗王命不肯出席宮筵而被廢,國王下詔選立新后(一10-22)。一位名叫哈大沙、無父無母、由親屬撫育的猶太少女,被選代替瓦實提皇后的位置(二1-18)。選立後不久,以斯帖和末底改協助拯救了王的性命(二19-23)。在朝中身處要職的官員哈曼,由於討厭末底改,陰謀殺害猶太人(三1-15);末底改透過皇后以斯帖介入干預。皇后呼召書珊的猶太人禁食以求拯救(四1-17)。由於以斯帖的妙策,亞哈隨魯徹夜難眠(五1至六1)。他審閱歷史,才發現末底改以前的功績沒有獲得適當的獎賞。哈曼入宮原打算發動毒計殺害末底改,王卻命令他加榮耀予末底改(六1-14)。哈曼的陰謀被發現後,終於自食其果而被問吊(七1-10)。國王加封末底改,同時頒旨保護猶太人不遭侵害(八1-17)。猶太人得國王親許,將原先要按哈曼陰謀殺害他們的兵丁全部屠戮(九1-16)。為慶祝猶太民族得救,他們舉行大慶典(九17至十3)。這慶典以後成為普珥日,猶太人設筵歡宴,互贈禮物,特別施贈窮人。

 

背景

有幾個歷史問題值得注意:(1)根據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所載,亞哈隨魯的知名妻子名亞美斯特里;不過,國王的后妃可能不止一個。(2)二章5、6節表示末底改曾在主前597年被流放,那麼,到亞哈隨魯作王時,他該有120歲左右了;但這兩節經文可能是指末底改的曾祖父,而不是他本人。(3)對於現代讀者來說,一場筵席擺了180天,以斯帖花了12個月美容,絞刑架高達83呎,猶太人殺死亞哈隨魯的75,000臣民,這些數目簡直奇怪得不可思議。然而,有些事聽來像神話,有時候竟然被發現是歷史事實(參斯一4,二7、12,七9,九16)。

以斯帖記有幾個要素,指出本書的真實歷史背景。一般認為亞哈隨魯就是薛西斯。薛西斯的父親大利烏給我們傳下一些著名的銘刻和浮雕,其中之一顯示大利烏坐在御座上,薛西斯站在他身旁。薛西斯被認為是個拿不定主義、易受諂媚和奸臣的影響、處理內政委實不高明的君王。但在戰場上,他卻是一個兇猛、追求達到目標的強大領袖。他在埃及鎮壓叛亂,是集結海軍進攻雅典的前奏。在撒拉米一場海戰,希臘軍隊靠著戰術和勇氣,才拯救了希臘不受波斯完全征服。亞哈隨魯最終戰敗,退居他在波斯波立和書珊的優雅王宮。他棄絕埃及和巴比倫的傳統諸神,熱心敬奉波斯的善靈亞胡拉馬慈達。

 

返回屬靈書 | 返回主頁